上善如水

时间: 2020-07-05 10:37:43

我的脑海里一直记得一张图片,是南非摄影师凯文·卡特拍摄的《饥饿的苏丹》,那张图片上小女孩瘦的皮包骨,后面有着一只专吃尸体的秃鹫紧紧的盯着孩子,似乎小女孩只要失去生命,秃鹫下一刻就能把她撕裂。卡特凭着这张照片获得了普利策奖,但是在不久之后,在公众的强烈抨击中, 他最终自杀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其实,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比我出生还早,我关注他的时候,他早已离开了十多年,但我还是记得他,因为他的作品。他的作品里面有着一种让人想要哭泣的悲伤。

他的死亡主要是因为公众的抨击,记忆里最深的一个记者曾经写过的一篇专栏文章,大意是说:你看这自私的、不关心民众的媒体和记者,踩在小女孩的尸体上得了普利策奖。

可是作为评委的约翰·卡普兰也对记者说过,图片上有注释,有人来帮助这个女孩,而且她的手上有个环,证明当时她受人道主义保护的。但是并没有得到播出,而播出的部分还是在围绕着普利策奖和卡特是否符合道义。

我不知道当卡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说,“真的,真的对不起大家,生活的痛苦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是有多麽的失望,可是我却知道了他将永远被记住,《饥饿的苏丹》也将永远被记住。而且也更多的人去关注这个世界,关注那些需要得到帮助的人。

记得上段时间天津塘沽爆炸,各界人士发动了捐款,当时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但关注度蛮高的事,马云被逼捐。很多人都认为,你有钱,你就应该捐款。其实对于此类道德绑架,我是极其反感的。

对这类事件最反感的年纪应该是在中学时期,那时候一旦发生什么事,学校就会要求你最少应该捐多少,一个班应该捐款达到多少金额。并且会用红榜把每个班捐了多少钱排个名次张贴出来,每个班的具体捐款情况也会张贴。那时候,即使你捐的钱是排在第一,你不会觉得有多光荣,而是会觉得不开心。因为本来一件十分美好的事,硬生生的添加了许多其他意义在里面,比如攀比。

在看《花千骨》的时候,白子画一出场就说了一句让他人生都定下基调的话:能力越大者,责任越大。

鲁迅说,我不愿用恶毒去猜测国人。我其实是喜欢用善意去看待着每个人,我相信每个人都有恻隐之心,都是会去想要帮助弱者,只是能力的大小,帮助程度的深浅而已。

能力大着比如商业巨头,比如政要,他们有着一呼百应的能力,有着足够的资金,有着优秀的团队,他们可以用极其专业的组织策划一次又一次的计划,能够很好的去解决问题主体中大部分人的问题,且具有持续性。

比如李连杰的壹基金。因为是李连杰,所以,我会关注一些壹基金的消息。其实他们去逼捐马云,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因为,马云也是壹基金董事会中的一员。壹基金中有着专业的团队进行运作,完全可以更好的为它所关注的区域服务。再比如李亚鹏王菲的嫣然天使, 他们也有着极广的人脉和极大的影响力。所以他们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能力小者比如工薪家庭,比如个体经营者,他们没有太多富余的金钱,也没有太广的人脉,他们拿不出动辄几十万的钱,也不可能一呼百应去策划一次拍卖。他们只能用自己的能力去参与一些小的活动,他们可能终其一生也只能支助一个人,或者一生的捐助也到不了6位数。但是他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感谢这个世界,也在尽着自己一份力。

比如我看过许多七旬老人捡垃圾支助贫困孩子上学的报道。也在现实中看过一个残疾人把自己乞讨的一部分钱放到了一个小孩子的箱子里。 就连我自己,即使没有资金来源,我也会参与一部分捐助活动。有时候捐助的并不多,可能那些钱连一件衣服都买不起,但是还是会去参加,因为,那也是一份爱心。

其实我曾经很佩服过一个人,她每年至少有两个月在敬老院做义工,只要是周末有时间她就会去,寒暑假,她会去做兼职,挣的钱除去自己用的,她都会捐赠出去,帮助其他人。其实她并非有钱人。据她说,她的父母也是这样,每年都会去捐助贫困的孩子。因为曾经她的母亲生病时,就是有个好心人捐助的钱,才挽救了她母亲生命。所以,基于感恩,她们一家都在把这种精神传承下去。她说,她以后也会告诉她的孩子,要学会感恩,学会分享,学会帮助。

我并不佩服那些能够一挥手就捐赠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但是我佩服那些能够一如既往几十年都在捐赠的人,他们可能钱不多,他们可能不够让更多的人一起来捐赠,他们可能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个,他们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们捐赠的对象。世间最简单也是最难的两个字就是“坚持”,就可以在他们身上体现,上善若水,他们就像是源源不断的水滴,慢慢的聚成河流,最终汇入大海,汇成汪洋。他们不张扬,或许有些温吞,但是从来没有过退却。

凯文·卡特可以算是我在这条名叫赋予别人爱的道路上的导师,如果在多年前,我没有看到那张照片,我或许就不会那么关注他,如果,不是得知他因为那张照片而亡,我也或许不会这样的关注。但是,诚如有些人说的那样,贪安稳就没有自由,要自由就要历经些危险。所以,总要有一部分无辜的人为某件事买单,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把人们想的太简单,他们把这些苦难暴露的太早了,而忽略了人们的承受力,所以他就成了牺牲者,成为他们抨击现实的垫脚石。

我想起了卡特的自白中的一段话,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这是我一直深信的,凶手是饥饿,是一切产生的饥饿的战争,是一切产生战争的人,凶手是人,不是我。

我相信到现在我们都知道,产生贫穷、饥饿、疾病等一系列的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我们也知道该怎样做。我相信在我们的不断努力下,这一切到最后都会消弭殆尽,我们终将会等到那一日。

同时我也相信,终将有一天,我们将没有贫困,没有疾病,没有战争,我们将如桃花源里说的那样,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花垂髫,并怡然自乐。

上善如水

上善如水。我的脑海里一直记得一张图片,是南非摄影师凯文·卡特拍摄的《饥饿的苏丹》,那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