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养石头

时间: 2021-11-25 12:32:25

白音格力在文《一眉山水》中,说他在一个古朴的花盆中养两块石头,隔两三天,就会取后山的泉水浇灌,数年不歇。他养的是一座山,养的是自然之气。

  如果面对一块顽石,你会看见什么呢?石匠看见的是砌房子的料石,雕刻家看见的是雕塑,园林家看见的是假山……胸有丘壑者,看见的,可能就是五岳名山的山水,流泉飞瀑,空山幽径,悬崖绝壁。

  养石头,就是养山,更是养心。

  《红楼梦》里来自大荒山青埂峰下的女娲补天遗落的通灵宝玉,也是养的,不过是用女人的泪来浇灌的。在脂粉与冷香里薰染,居然有了一股缠绵之气,那石头里的绵绵情义,可以把一个四大皆空的和尚变成情僧。

  我想,这石头里,自有风月情浓的——一种超然喧嚣之外的宁静,只有一颗禅心才读得懂吧。石中日升月落月,石中天地空阔,自有溪声涧韵,鸟语啁啾,蛙鼓阵阵,烟雨如帘,绿树成荫,花开花落。地球不也是宇宙间一块小小的石子吗?

  家乡就是一个满是怪石的地方,青色的石灰岩,漫山遍野都是。道州周敦颐悟道的月岩,祁阳浯溪的米拜石,九嶷山的山峰,都是天下闻名的。柳子庙旁愚溪里的小石潭,那些乱石更是大智若愚得不得了,丑、怪、奇,柳宗元说它们最是无用。月岩的石头,我想也是无用的,所以世人懒得去敲它,就让周敦颐捡了个便宜,用来悟道。浯溪的石头也是没有什么用处的,种不了树,也整不成菜园子,被历代名家用来摩崖石刻一下。书法大师宋代第一石痴米芾,不经意遇见,不知触动哪一根神经,跪下便拜,痛哭流涕。

  我想,白音格力,曹雪芹,米芾,都是这样的痴人,有异曲同工之妙。兴许,白音格力浇灌的石头,哪一天被灌得开口说话,也许是破口大骂:“浇你个头啊,把你拿来天天浇浇看!看你骨头里不开出些桃花,肌肤上不长出些苍苔!”

  我也是爱石的,总爱在石头上攀登,闲卧。也颇喜欢古代山水画里的那些怪石,寥寥数笔,勾擦一下,留些白,点几点山树,便有“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就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深远与幽静了。如果加几笔篱笆,几朵小野菊,便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了。若是乱石之上稀疏几根修竹,便是郑板桥“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傲骨与冷峻了。

  也许,每个人都是一块石头,心中都有一方山水。大师们把天地当画册,落日当印章,行云当落款,纳世界于方寸之间,指尖把玩的,不是小小一方石头,却是天地万象。

  文:性淡如菊 QQ:171918223

种养石头

白音格力在文《一眉山水》中,说他在一个古朴的花盆中养两块石头,隔两三天,就会取后山的泉

期待,似那一片无垠的草原

懂得期待的人具有深沉的耐力和宽广的胸怀,行事不会仓促,不为情绪所左右,不会去拔苗助长,而

西湖散记之三《听雨洗心》

雨打芭蕉,乃古诗词中反复出现情景。古人常将各种情愁寄托在这铁扇公主随身宝物般硕大的

西湖散记之二《青藤论茶》

初秋的一抹夕阳下,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信步踏进西湖边的青藤茶馆。里面,是温风徐徐、流水潺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