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散记之三《听雨洗心》

时间: 2021-11-25 12:31:55
  雨打芭蕉,乃古诗词中反复出现情景。古人常将各种情愁寄托在这铁扇公主随身宝物般硕大的绿叶上,品味雨丝弹奏它的凄美乐章。
  
  现代的江南,随着园林庭院的大量消失,芭蕉树已不像华南地区随处可见,听“芭蕉雨”也就成了奢侈的事。雨打梧桐,却是江南人最熟悉不过的声音了,城市的行道树,多以妍雅雄秀的梧桐为主,雨季来临时,一片片巴掌大的叶子和雨水欢快地合奏自然音乐
  
  在我杭州过往的记忆里,最精华的地带当属西湖南岸的南山路。南山路旁有青砖黛瓦的美术馆、名人故居,各式各样的画廊、茶座和来来往往的文艺青年,更为难得的它是一条在国内首屈一指的林荫大道,路两旁排兵布阵似的全是郁郁葱葱、遮天蔽日的梧桐树,将自然风景与人文积淀融于一身。
  
  1990年高考后的盛夏,我从黄岩坐长途客车来投奔表哥,住在紧邻南山路的虎跑路。每天,我独自悠闲地骑着永久牌自行车,从花香鸟语的虎跑泉公园出发,往东穿过历史悠久的南山路,进入西湖的心脏地带。《诗经》有“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的佳句,反映出梧桐作为高贵吉祥的名木,两千多年来一直为人所喜爱,唐人虞世南借蝉居梧桐、元人倪云林癖好洗桐传达了洁身自好的意象。这里的梧桐树最早栽于民国时期,在始建于1928年的浙江美术学院附近最为集中,一棵棵高耸挺拔,超越了路两旁多层的房顶;有的躯干粗壮无比,一对在树下玩捉迷藏的情侣没能合抱过来;枝繁叶茂,层层叠叠、挨挨挤挤地生发着,夏蝉躲在其中不停地欢鸣;庞大的树冠好像一顶顶撑开的绿绒伞,在整条路上绵延不断地搭起长长的穹庐,再毒辣的阳光,也被这绿意和浓荫消解得支离破碎,地面上就只剩下星星点点晃动的光斑。透过梧桐躯干之间的空隙一路扫瞄西湖,南屏晚钟、柳浪闻莺、花港观鱼等景物就在不远处交替地绰约隐现,湖边有丝丝凉爽的风拂来,让人留恋在这条路上,生怕骑行太快一下子就到尽头。
  
  每次经过美院的门口,总会看见参加暑期培训的学生熙熙攘攘,偶尔惊鸿一瞥背着画夹长发飘逸的女孩,情窦初开的我顿时怦然心动。然而,真正让我停在原地发呆的却是一场不期而至的太阳雨,那种猝不及防的惊喜,别有一番意蕴,无以言表。雨水齐刷刷地打在梧桐叶子上,淅淅沥沥,哗哗啦啦,滴答滴答,沙啦沙啦……随着降雨量的大小变换节拍,真是自然界的天籁之音,美妙动听,那流畅、明快、清新、活泼、灵动的旋律,富有诗意,产生无数遐想的空间。在梧桐雨的音乐中,阵阵清香扑面而来,只见朵朵紫色的梧桐花夹杂着几片叶子轻盈地飘落下来,像无数的蝴蝶演绎生命最后的舞蹈,渐渐地,这里成了一条铺花的路,让人不忍心践踏。几滴雨水穿过树叶的缝隙,滴在脸上、手臂上,凉凉的、痒痒的,有种被撩拨的感觉。几只松鼠在树梢之间跳来跳去,那种躲雨时的无奈但又显得亢奋的样子憨态可掬。
  
  旧时作为南宋皇城,杭州的梧桐必定茂盛,南宋诗词中常见有“梧桐雨”的描写,只是以婉约、伤情居多,如李清照“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周紫芝“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等句,听雨的心境恐怕与离乱的时代背景以及人生际遇有关。而我此刻青春年少,自然少有愁苦滋味,多了探寻新奇的兴趣。
  
  那天,我感觉时光静止了大概10分钟,或者更长。雨歇的时候,按捺不住兴奋的我在南山路骑车飞驰,一口气从“穹顶”下穿出,到达涌金门外的西湖一公园。眼前豁然开朗,天空是一望无际纯粹的青碧,原有的白云全部化作了雨,洗尽了大地的浮尘,整个西湖像刚出浴的佳人,格外明净、清纯、翠绿、柔美,简直就是风华绝代。此刻,我的心也好像被洗涤过一样,没有杂念,没有污垢,只有平和,只有虔诚。更叹为观止的是,白练一般横卧于湖中的白堤上空挂起了一条弯弯的彩虹,与堤上那座举世闻名的断桥交相辉映,充满了梦幻色彩,仿佛许仙和白娘子随时会翩然现身。这一刻,我明白了浪漫现实并不遥远,只要真心去发现,生活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美丽,能使人热泪盈眶。
  
  从此,喜欢听雨,只因那场“梧桐雨”深入骨髓,湿润了灵魂
  
  以后的20多年,我走在实现自我的路上,感受过曲曲折折,坑坑洼洼,起起落落,然而西湖边听雨洗心的回忆总是那么美好,能够唤起我寻找美丽生活的勇气。无论是丝丝缕缕,缠缠绵绵,疏疏落落还是密密匝匝的雨,无论是雨打梧桐,雨打莲花,雨打竹林,雨打房檐,雨打船舷,还是雨打车窗,听起来都是各种各样风格迂异的美妙的音乐,认真倾听,都能让心灵安静下来,一次次受到洗涤,顿时驱赶了苦闷、忧愁、恐惧、浮躁、消极,只觉得全身热血涌动,精神爽爽朗朗,自信距离人生目标越来越近。
  
  如今,听雨早已成为一种固定的生活习惯。在雨中,我更愿意静静地停留片刻,不去理会繁杂的事务,只想回味一段往事,倾听这自然的音乐,领悟生命存在的意义。
  
  这些年,我也曾数次来杭州,回到原处缅怀青春岁月的印记。可是,西湖边听雨踏花看彩虹的情景再也无法复制,我只能轻轻摩挲着梧桐树伟岸光滑的身躯,像依恋不舍重逢的故友。直到有一天,无意中听到一首曲调优美的歌,名为《时间煮雨》,歌手郁可唯唱出第一句“风吹雨成花,时间追不上白马”就让我产生了共鸣,为了淋漓地表达心里的话,我跟着她的旋律,即兴在下半部分修改了歌词。时光似乎在此刻又一次静止,我轻轻地哼唱:
  
  那遗世独立的青桐,
  
  还在这里守望
  
  任雨拍打着叶子,
  
  滴滴答答;
  
  树上飞絮落花
  
  告诉我要宠辱皆忘,
  
  生命本是聚散离合,
  
  注定有江湖相忘;
  
  时间煮雨,
  
  沸腾了金色岁月;
  
  年华似水,
  
  涤荡了青春;
  
  洗尽浮华,
  
  让心抱朴含真,
  
  回归质朴无华。
  

西湖散记之三《听雨洗心》

雨打芭蕉,乃古诗词中反复出现情景。古人常将各种情愁寄托在这铁扇公主随身宝物般硕大的

西湖散记之二《青藤论茶》

初秋的一抹夕阳下,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信步踏进西湖边的青藤茶馆。里面,是温风徐徐、流水潺

我是千里马,还是骡子

读了韩愈的《马说》,突然想一个比较严重也最现实的问题,我到底是马还是骡子呢?俗话说:&ldq

西湖散记之一《孤山夜游》

每次赴杭州,我总要游览西湖,尤其是那座海拔不过35米的小半岛——孤山。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