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散记之二《青藤论茶》

时间: 2021-11-25 12:31:45
  初秋的一抹夕阳下,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信步踏进西湖边的青藤茶馆。里面,是温风徐徐、流水潺潺、炉烟袅袅、琴声悠悠的清雅华庭;窗外,是云水迢迢、波光粼粼、杨柳青青、荷叶田田的湖山美景。独享如此别样的景致实在太奢侈,于是招呼客居杭州的友人们前来聚会。
  
  等待是个美好的过程。摆上青翠如玉的龙泉青瓷茶具,提来清纯甘洌的虎跑泉水,沏着清浅甘醇的龙井雀舌,品着滑软酥香的芙蓉糕,想起了东坡居士在杭州美好时光中吟出的诗句: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
  
  黄昏,好友分别从城市的各方围拢而来。我喜得连连斟茶,敬茶。十大名茶,龙井为首;西湖之泉,虎跑为最;茶水交融,相得益彰。龙井雀舌的香气优雅飘逸,上等的茶汤色清澈,粉青的龙泉青瓷卧足杯不会被映染成梅子青、蜜蜡黄。启唇呷茶,含在嘴里回旋,顿觉口舌生香,啜饮轻咽中带有爽滑、清新、温和、甘甜的滋味。正如明代茶人许次纾评述:“龙井茶真者,甘香如兰,幽而不冽,啜之淡然,似乎无味。饮过之后,觉有一种太和之气,弥沦齿颊之间,此无味之味,乃至味也。”
  
  馆内美中不足的是缺少传统书画可赏,茶道的书籍可读。我忆起多年前的夏季,在唐代“茶圣”陆羽隐居过的余杭双溪参加笔会的情景,那天夜宿山庄,半夜被此起彼伏的群蛙声吵醒,就起床坐在窗前,一边品味明月清风,一边津津有味地读着主办方赠送的《茶经》。读完以后,大汗淋漓,心情畅快,抬头可见漫山遍野翠竹摇曳的影子,已是黎明。
  
  “茶圣”身后,以茶叶与马匹交易为纽带的茶马古道蔓延了整个大西南,又经西域等地向西亚、北亚和阿拉伯等国输送,西湖龙井、黄山毛峰、洞庭碧螺春、庐山云雾、六安瓜片等绿茶,安溪铁观音、武夷大红袍等乌龙茶,祁红、滇红等红茶最终源源不断地抵达俄罗斯及欧洲各国。也许更令“茶圣”始料不及的,恐怕是他最为推崇“夺得千峰翠色来”的越窑青瓷茶具,至宋代被如冰似玉的龙泉青瓷完全取代。越窑也好,龙泉窑也罢,甚至两宋宫廷所用的汝窑、官窑,均为青绿主题,浓缩地折射了大汉民族崇尚青绿山水、青瓷意韵、青碧绿茶、兰竹长青、翡翠滴绿的色彩,素雅、简朴、明净、纯真、淡泊而又高贵,文人雅士的道、情、理、趣、神、韵、意、度等包含在里面,因而为之倾倒、迷醉。
  
  我一直认为,宋代诗词、歌赋、曲艺、书画、陶瓷等各方面文化艺术达到登峰造极,与统治者审美品位高息息相关,全民审美情趣因此被带动起来,形成群星荟萃、名家辈出的时代。茶文化,自然在那个年代被推向极致。南宋画家刘松年的《斗茶图》中描述四人斗茶的情景:山前苍松下,两人捧茶在手,一人正在提壶倒茶,另一人正扇炉烹茶,画面工写兼备,细致与豪逸并存,生动传神。斗茶,又称茗战,“二三人聚集一起,煮水烹茶,对斗品论长道短,决出品次”。由于茶色尚白,故以黑釉茶碗为最佳。宋代定窑、吉州窑、建窑、遇林亭窑、西坝窑等烧制出黑釉的鹧鸪斑碗、剪纸贴花碗以及斗笠型的兔毫盏、油滴盏、玳瑁盏、木叶盏等茶具珍品,推动上至宫廷,下至民间,盛行斗茶习俗。后来,斗茶借鉴行酒令,改良为行茶令,“饮茶时以一人令官,饮者皆听其号令,令官出难题,要求人解答或执行,做不到者以茶为赏罚”,雅趣至极。再后来,紫砂壶的出现,使得文人雅士趋之若鹜,将其糅合了儒家文化的精髓,制壶工艺与书画、篆刻、雕塑结合,进一步推动了茶艺的普及,给茶道增添了多少丰富的情趣。
  
  说到紫砂壶,允志即兴唤来一壶铁观音,表演功夫茶法泡茶技艺。他先将铁观音投入紫砂壶中,用初沸的泉水高冲、低洒、括沫、淋盖、烧杯热罐、澄清,再把几个茶杯并围一起,施以“关公巡城”、“韩信点兵”,然后请我们闻香、品茶。作为乌龙茶系,属半发酵茶,铁观音汤色橙黄,清澈明亮,滋味浓醇清活,生津回甘,浓饮却不见苦涩。品尝后齿颊留香,回味甘鲜。
  
  “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百位茶客,就有一百种口味。允志还在滔滔不绝地介绍乌龙茶的药理作用突出表现在分解脂肪、减肥健美等方面,女士们终究受不了花茶的诱惑,一个因素是花茶泡在玻璃壶里好似鲜花仍在生长,煞是好看,充满小资情调;另一方面的确香甜美味,恰似我们追求生活状态。陈娓点了薄荷柚子茶,一壶的灿烂金黄,上淡下浓,很是养眼。她呡了一口,赞这味道又酸又甜又透心清凉,是开心茶。文君点了一壶枸杞桂花茶,红红的枸杞泡在沸水里十分惊艳,银桂漂浮在壶中,吸收了水分后缓缓下沉,以优雅的姿态纷纷舒张开来,铺在壶底一层落英,未喝已知清新迷人。
  
  雯子说,好怀念第一次在西湖南山满觉陇赏桂的情景。她特地取了一盏金桂花,往青瓷卧足杯里洒上一些,金桂与龙井互相映衬,顿时活色生香。我眼前浮现出几千棵桂花树一齐盛放花朵,香满空山,落英缤纷的景象,“满陇尽是桂花雨,一路芬芳入杭城”,那时在树下摆了桌椅品龙井,谈笑间,任桂花自由洒落在杯字里,在头肩上,在衣裾间,满世界是无尽的馥郁。
  
  邻座有高谈阔论声席卷过来,一茶客大谈特谈专喝顶级普洱茶的心得,并口口声声称其为红茶。我摇头苦笑,轻声对诸友说,在绿茶之都对时髦饮茶唱高调,似乎班门弄斧了,普洱其实是黑茶,称其为红茶的,必然是品茶未入门者。只不过“越陈越香”和没有保质期的优势,留下了巨大的商业炒作空间,有人大肆囤积待价而沽,有人跟风喝茶,上了流行文化的瘾。
  
  一时无语。
  
  我想,茶如知己,只有懂它的人,才能品出它的芳馨,它的香郁,它的淳甘。茶回报知己者,除了茶多酚抗病解毒的功效,更多的是生命感悟
  
  佛家说:茶禅一味。意即品茶如参禅,茶道即禅道,禅道即人道。
  
  道家说:人化自然。意为化自然的品格为自己的品格,才能从茶壶水沸声中听到自然的呼吸,才能以自己的“天性自然”去接近品茶雅趣,契合客体的自然,彻悟茶道、天道、人道。
  
  儒家说:和睦清心。主张在饮茶中沟通思想,洗涤心灵,创造和谐气氛,增进彼此的友谊
  
  暮色苍茫,夜晚祥和。窗外,月儿爬上柳梢,倒映在灵动的湖水中,产生幻影憧憧。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淌而走,让人在愉悦的气氛里猝不及防。
  
  忽然,心头涌上一丝莫名的孤独。也许是原本藏着的孤独感被茶浇开了封泥,随茶香氤氲散发在空气中。也许原本独自享受的孤独,随着与友人的清谈渐入佳境,而不自觉地取出分享,一起享受一种超然于尘世之上的心境,在远离俗世浮华中找到一片精神家园
  
  茶,可能也会醉的。
  
  脑海浮现出现代艺术大师丰子恺的一幅画,名为《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画面寥寥数笔勾画出小茶楼的一角,竹帘高高卷起,一张方桌上随意地放着一把茶壶和几只茶杯,一弯明月定格在大量空白之上,成为主角,好像还在回味茶客们散去之前倾心交流的话。“新月”和“天如水”所表达的是一种宁静致远,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境界。
  
  是的,无论多么热闹欢愉的聚会终将会曲终人散,故人终将消失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终将重新踏上孤独的旅程。
  
  唯有青藤茶馆依旧,“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西湖散记之二《青藤论茶》

初秋的一抹夕阳下,偷得浮生半日闲,我信步踏进西湖边的青藤茶馆。里面,是温风徐徐、流水潺

我是千里马,还是骡子

读了韩愈的《马说》,突然想一个比较严重也最现实的问题,我到底是马还是骡子呢?俗话说:&ldq

西湖散记之一《孤山夜游》

每次赴杭州,我总要游览西湖,尤其是那座海拔不过35米的小半岛——孤山。   

经历了,就有免疫力了

昨天带儿子去我们这里的妇幼保健院的淘气堡玩,看到这里有很多小孩子,有的看病,有的洗澡,有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