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散记之一《孤山夜游》

时间: 2021-11-25 12:31:22
  每次赴杭州,我总要游览西湖,尤其是那座海拔不过35米的小半岛——孤山。
  
  一个秋夜,我与文友们在孤山脚下的楼外楼菜馆,喝着啤酒,品着西湖醋鱼、龙井虾仁、东坡肉、宋嫂鱼羹等招牌菜,眺望夜色微茫、灯影幢幢的湖山,意犹未尽,决定绕着孤山半径往西北走向北山街。
  
  以前有个杭州朋友煞有介事地说过,孤山夜晚是有幽灵出没的,阴暗的墙角、树丛常有吴越方言对话的声音,只闻其声不见其影。我并不顾忌,只是没把这话说给友人听,免得他们大惊小怪。
  
  与楼外楼一墙之隔,就是江南文化地标、有着“天下第一名社”之誉的西泠印社。此时,院落大门紧闭,把全部的古典韵味和人文气息关在墙内,我们只能透过精雕的石花窗,隐约看见园林的清幽,古建筑的撩影。
  
  沐着清风月光,沿湖边小径转了个弯,遥见连接半岛与陆地的西泠桥。近处,有青砖墙面、青瓦褐柱、飞檐翘角的俞曲园纪念馆,这是晚清名重一时的国学大师俞樾讲学、著书的诂经精舍原址。俞曲园先生是咸丰年间的进士,入过翰林,当过提督学政,由于不懂趋炎附势,不善应酬交际,仕途曲折,以至被弹劾罢官回乡,但是他在乱世中怀着教育救国的一腔热忱,终于在江南找到用武之地。他从苏州到杭州一路传道授业解惑,将人生最后的20多年留在孤山,呕心沥血地实现自己的抱负,勤奋治学,著作《春在堂全书》五百卷。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爱妻、子女先后早逝,使他在凄凉磋叹中度过余生。这座已经有140年历史的小楼,曾经培育了吴昌硕、章太炎、崔适、袁昶、俞陛云等诸多赫赫有名的名人志士,也遭受过太平天国战火的劫难。西泠印社相邻在侧创建,与曲园先生的影响,以及首任社长吴昌硕是他的得意门生恐怕不无关系吧!
  
  接近西泠桥时,便发现掩映在松柏丛中的秋瑾墓,在射灯照耀下,墓顶的汉白玉塑像显得格外晶莹纯洁,鉴湖女侠持剑傲立,目光炯炯,神情英气逼人。禁不住让人想起电影《辛亥革命》的序幕,镜头中秋瑾戴着枷锁、镣铐,扫视着街两旁看热闹的人群,一步步从容地走向刑场,画外音表达她心里的独白:“……我此番赴死,正为回答革命所谓何事,革命是为给天下人造一个风雨不侵的家,给孩子一个宁静温和的世界,纵使这些被奴役久了的人们早已麻木,不知宁静温和为何物……死并非不足惧,亦并非不足惜,但牺牲之快、之烈,牺牲之价值,竟让我这一刻自心底,喜极而泣。”
  
  革命者的孤独,与文人的孤独形式不同,本质却是相同的。因为他们都有着强大的信念,都执着地追求自己的理想,甘愿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就像埋葬在对面栖霞岭下那一心精忠报国,誓要洗雪靖康之耻的南宋民族英雄岳飞,以至被昏君、奸臣罗织“莫须有”罪名逮捕下狱也在所不惜,被冤杀时只是仰天长啸“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如果有灵魂的存在,文韬武略的岳鄂王一定会带着爱子岳云、爱将张宪,在孤山下、西湖畔与鉴湖女侠、曲园先生小聚,把盏言欢,对酒当歌。
  
  漫步走过西泠桥,发现桥畔一个亭子,里面却占据着一个小土包,走近细看,月光照着竖立的石碑,上书:钱塘苏小小之墓。原来这里长眠着六朝南齐才女苏小小,坎坷的身世与深蕴的才情让人唏嘘不已。北宋大文豪苏轼任杭州通判时,曾留诗句感叹“自古佳人多命薄,闭门春尽杨花落”。但是,苏小小也是幸运的,曾受她资助盘缠进京得中功名的滑州刺史鲍仁,帮她完成“生在西泠,死在西泠,葬在西泠,不负一生爱好山水”的遗愿,并建慕才亭为芳冢遮风挡雨,让她与湖光山色互相辉映。历朝历代,用楹联形式题写在亭上以示凭吊者为数众多,其中“湖山此地曾埋玉;花月其人可铸金”最为经典
  
  与之近邻的青冢还埋葬着宋代豪杰武松、明代才女冯小青、近代诗僧苏曼殊等,尤其是“瘦影自临春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的冯小青,与苏小小同样才华横溢,同样命运多舛,同样为情心碎,同样在最美好青春年华香消玉殒。在另一世界的她们,会不会常常高山流水,琴瑟共鸣,书画同赏,诗词唱和呢?
  
  秋风有点凉意,拂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声响,仿佛远年的孤魂,飞天一般游荡在这爱恨悲欢的孤山。
  
  久久地倚在西泠桥头,眼前“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我们念出这句诗,不由得想起其作者林和靖。这位北宋隐逸诗人独居于孤山,埋骨于孤山,终生不娶不仕,广植梅花,以梅为妻,养鹤为子,心如止水地读书、吟诗、作词、绘画、写字、焚香、弹琴、品茶、煮酒、踏雪、赏花、听泉……清高、孤傲到极致,极致到不食人间烟火,以至于我们在遥不可及的感慨中仰视。
  
  蓦然明白,孤山这个名字原来如此贴切——它孤零零地处在西湖边的诸峰之外,被湖水包围,以白堤、西泠桥分别连接两头陆地,显得那样独立不群。“孤”源自王者的自称,象征高贵,那么孤独就是高贵而独立之意。正因为如此,孤山与孤独的人是那样般配,那样惺惺相惜,那样默契相守。
  
  世上孤独的人并不少。上世纪90年代,电话手机尚未普及,每晚10点开始,荡漾在江南夜空最著名的广播节目是西湖之声《孤山夜话》。节目是孤独人讲给孤独人听的故事,一个个来自心灵深处的故事,又来自不同经历的人生。宁静而深沉的夜,万家灯火已熄,那么多孤独的人醒着,守在收音机旁,随着《孤山夜话》寻找一种心灵的共鸣……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孤山,只不过大多数人热衷于群居生活,流连在喧嚣的环境中,刻意地选择逃避孤独,忘却孤独。殊不知这只是短暂的抱团取暖,当表象的繁华落幕之后,孤独在浮躁中丢失了高贵,沦落为寂寞失落了独立,蜕变成空虚。
  
  而保留着孤独的精神,懂得享受孤独的人,始终在一种平静放松的心境中特立独行,静悟人生;进入旷达的境界,淡然圆融,宽纳万物;站在思想的高度,看见别人眼中看不见的世界,迎刃而解别人解不开的结。
  
  享受孤独,让人超凡脱俗,纵横古今,百毒不侵。
  

西湖散记之一《孤山夜游》

每次赴杭州,我总要游览西湖,尤其是那座海拔不过35米的小半岛——孤山。   

经历了,就有免疫力了

昨天带儿子去我们这里的妇幼保健院的淘气堡玩,看到这里有很多小孩子,有的看病,有的洗澡,有

造访书画玩家

的士在青羊宫古玩市场门口停下,我一边游逛,一边拨打德文兄的电话,但是一直是关机状态。古

茶语

茶,是雅俗共享的。既可以阳春白雪,也可以下里巴人。    “柴米油盐酱醋茶&rdqu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