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相离:妖娆妖娆

时间: 2021-11-25 17:23:16

【导读】:我从来没怪过张妖娆,也没有任何的理由怪她。她喜欢过新月,她嫁给一个公务员,包括她后来跟了秦朝,这些都与我没有太大干系。我曾经是想恨她的,新月和我姐姐是很好的一对佳偶,还是让张妖娆给破坏掉了。

  那天,我和张妖娆对面对坐。她哭个不停,酒也一杯一杯的喝着,我似乎习惯了懒惰,品着茶,我喜欢的高山茶,看着她一杯一杯地自己给自己满着酒,然后又一杯一杯的变成空杯。那杯子是平角杯,满上酒的时候是透明的,空杯的时候也是一样,没有多大的变化。
  
  我说,张妖娆,你还知道自己错了啊。我的语调很平静,掀不起波浪,甚至连涟漪都泛不起。似乎我有幸灾乐祸在里面,其实,我的心和语调一样。张妖娆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感觉,她的哭泣并没有打动我,而且,我从没想过她会和我扯上什么关系,不过就是同乡而已,这是无可更改的,甚至,我觉得这顿饭就完全没有必要。
  
  张妖娆是和我一起长大的,确切的说,是儿时的伙伴。若不是秦朝,我还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和张妖娆同过学。当后来听说我们都曾经是几朵并列的金花之一时,我都想乐,什么美人金花的,不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还说出来流传给众人,真是羞于提起。常言道: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只是,我已不太记得曾经玩伴们的模样,就连自己,我也是只知道现在的自己。
  
  别哭了,张妖娆,你有什么好哭的,烦不烦。我继续品着茶,茶香里的味道有点像林梓诚,余味悠长,有点烦张妖娆的眼泪,还有抽泣声,实在不如钢琴声动听。
  
  张妖娆告诉我她曾经喜欢新月,吓我一跳。幸亏他们俩没结合,要不又一个近亲结合的结果不是瘸子就是瞎子,要不就是聋子,反正不会种下什么好种子来。我这话只是在心里想想,没有说出来。事实也是这样的,乡里乡亲的,还都是一个宗族,怎么可以结合呢?岂不违反了伦理道德?怎么着都是一个姓氏,百年前还是一家人。
  
  我从来没怪过张妖娆,也没有任何的理由怪她。她喜欢过新月,她嫁给一个公务员,包括她后来跟了秦朝,这些都与我没有太大干系。我曾经是想恨她的,新月和我姐姐是很好的一对佳偶,还是让张妖娆给破坏掉了。还有秦朝,这个被我小姨娘视为生命男人,也被张妖娆弄上了床。至于那个娶张妖娆为妻的公务员,更是与我无关,除了一点同情之外,我都没有要知道他的必要。
  
  爱爱,我对不起你,我很痛苦,我想死。张妖娆在向我忏悔。我笑,张妖娆,你怎么对不起我了?你有什么痛苦的?寻死觅活的,觉得有意思吗?我笑的时候是真的笑了,但实际上,我也是有眼泪要哭的,不过,我的眼泪珍贵的很,除了林梓诚,不会有人看到我的泪,连我自己,也不会照着镜子哭泣。纸巾就在手边,在我的包里,永远都存放有纸巾,因为我不知道我的控制力会有多强,存放的纸巾让我坦然,好在控制力失控的时候派上大用场。
  
  张妖娆现在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开着一辆红色奥迪。这一切都多亏秦朝,要不是有他的扶持,张妖娆恐怕永远都是工厂里的外来妹,张妖娆一没有学历二没来头的,充其量混个拉长什么的就到了头。不得不承认,张妖娆的能力非同一般。想想看,一个小学毕业的女人,竟然当了一家有些实力的公司的董事长,你能小看她吗?
  
  我姐姐远嫁他乡,我小姨娘奔赴九泉,这都是我现在想要见到却见不到的亲人,都因了一个张妖娆。我不该恨她吗?
  服务员,来盒苏烟。张妖娆喊着,嗓门挺大。
  
  我咳嗽几声,嗅着房间里弥漫着的烟味,还夹带有酒气。我说,张妖娆,我要回去了。张妖娆看着我,手指夹着烟,嘴巴里不时吐出烟圈儿来,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模样。张爱爱,你真的不肯原谅我?难道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值得?呵呵,呵呵。我不想回答张妖娆的任何一个问题,这代表她说的是正确的,我只是不想亲口说出来证实她的想法是正确无误。说到底,张妖娆是明白人,就算是她待我再好,也是没用,换不来我对她的亲切感。没办法,张妖娆对于我只能属于无动于衷的感觉。她的存在与否与我不相干。
  
  张妖娆曾拿生命换取过我的生命,但我始终无法对她心存感激,反而是她觉得对我歉疚。记得祖母给我说起张妖娆的时候,还是一脸的兴奋。张妖娆一当上董事长,就开着那辆红色奥迪回乡了,还从村子里招了许多的小姑娘,还有小伙子,一并进了她的公司。乡亲们都对她刮目相看,还夸她本事大有能耐,就连祖母也对她赞口不绝,说是为村子里办了好事,为乡亲们做了好事。
  
  没有人知道张妖娆人前风光的背后是如何的模样。她酗酒,烟也抽的厉害,身体裸露的肌肤处时不时的还会出现伤痕来。张妖娆说过她现在就是一个弃妇,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那个公务员我不了解,秦朝,我还是略为知道一点,有钱的商人。
  
  送张妖娆出酒店的门,她的脚步有些踉跄。我说,张妖娆,我送你回去吧。张妖娆就那么一甩她那披肩大波浪,潇洒地打开车门,故作风情万种,说,张爱爱,我知道你从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还知道你看不起我,不过有什么呢。我替张妖娆关上车门,她摁下车窗,继续说,张爱爱,其实我知道你还是当我是朋友的,要不,你也不会和我一起吃饭,是不是?
  
  我没有回答张妖娆,冲她挥挥手。
  张妖娆,让我怎么说你好。我步伐沉重。
  此刻,夜色阑珊。

责任编辑:男人树】

生生不相离:妖娆妖娆

【导读】:我从来没怪过张妖娆,也没有任何的理由怪她。她喜欢过新月,她嫁给一个公务员,包括

学做人散文

学会做人学会做人,做一个好人。善良的人,心中有爱,重情。为人子女要懂得尊敬父母,孝敬老人

游锦溪散文

梦游锦溪“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梦想这人间真有仙境’,于是不顾初春的乍暖还寒,甩掉了家

金鑫散文

金鑫:妈妈绝不说“爱”字我的妈妈从不婉约。珍珠圆子,又叫蓑衣丸子,湖北名菜。也是我妈唯

上一篇:学做人散文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