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采药师不归

时间: 2021-02-23 08:35:03

一个落魄的诗客,他的笔墨总归免不了沾染几分禅意,寥寥几句即把一个隐居山林的痴人,写的骨肉丰盈。或借一杯薄酒,抒青云之志;或携一缕月白,写万千禅机。

不知最初的修禅者,是否便是一个满怀愁绪的墨客骚人。一段简单的山水日子,也要写的那般妙趣横生,以致许多不如意的文人诗客,哪怕舍不得入山悟道,也要走山寻隐。在竹林小院,就着一缕柔风,写几句禅语,念几段俚语,叹几声人情易变,感慨一生匆匆,感慨万千风情不忘。

儿时就读的诗句,大多山水诗意,几笔几句,落在诗人的笔下,那也是自成一景,遵循师长的教诲,模仿着古时颂诗的人儿,摇头晃脑终究背会许多诗词佳句。或写春之碧绿,夏季景成,秋雨萧瑟亦或冬开傲梅,一首小小的诗,自成一幅画,让你不得不打心底佩服。一个诗人,骑着一头驴,随走在山间小野,既也成了一首诗,流经千古,仍旧足够灿烂。

唐时的雨,想来最懂的调配语句,否则凭什么出现那么多的诗客,每每读来,每一个诗客的句子,皆然不同。不知是我笨拙的笔,写不出几多人情,还是我浅薄的阅历,读不了太过深奥的诗句。旁人欢喜的诗,我全然读不懂,却喜欢那些简单的诗段。咏情、咏景、咏物,皆然另有一般风味。

李太白笔下的月光,满沾思想的情愫;杜公辅的春夜,花落自也不知多少;王摩诘的石上清泉,松间月明一地洁白;诸如此类,皆别有余味。然而,贾诗奴的诗全更有风趣。

话说他只是一介布衣之际,曾在长安街头的某个小道,挡了韩大官人的路,却因祸得福,盛名传于长安诗坛。那个敲与推的典故,自是成为千百年来激励乃至成为典范。他的诗作,读的不多,仅有一首安静的躲在书本间,安抚过每一个孩童的童年。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然而,颇为惭愧,它在我的童年印象间,远没有孟郊的《游子吟》,李白的《静夜思》、杜甫的《春夜喜雨》、乃至张继的《枫桥夜泊》来的深刻,无非是背了应对师长,应对考试。决然没有想到,多少年后,当我再次读起这些诗句,却被这么一首诗歌所吸引。

一个寻客,不论他是富是贵,是老是少,并不影响他的目的。或在某处听得话语,言本山居有隐者,风餐露宿,不辞辛劳。不得长生之道,哪怕偷得几句俚语,听得几味药引,于浮华人世间,养生立命,也是莫大的造化。

然而,走进山林,穿越云海,茅屋下的童子,言师采药不归,白云茫茫,哪里可见。只得与煮茶的童子,讨一杯酒水,休一休身心,不得已辞别下山。山依旧朦胧,林依然清静,鸟儿自在飞向,一个人的脚步,归去即是来过,来过已然归去。

采药的隐者,不知是否从那童子的话里,听得一些故事,听见那寻访的客人,一生浮华苍茫的路。或许,隐者本是一个厌倦功名之人,亦或只因功名而隐居山林。不过,他朴素的话语,一定可以解一段心事,了一些情愿。

那寻隐的尘世中人,不知是否重来来过,幸遇隐者,在山林的石桌上,下一盘棋,喝一杯茶,解一段俚语,叹命运多折。然而,倘若他真心寻访,不论见或不见,皆然是一种机缘。茫茫一生,好似这云雾缠绕的山林,其中生死别离、人情世故。不是几句俚语,不是几段经过,便可尽数了然,一生总有许多路,需要脚步丈量。

那煮茶的童子,听得寻客道世事美好风光,一颗沉静的心油然触动,下山寻道,也许可在红尘间与之相见。叹一叹年华,几纪风尘,便匆忙一世。会否在某个夜晚,想起山上竹林,那一个萧瑟的隐者,曾经与他讲述的世事无常,想起几多遗憾的过往。

那个漂泊诗客,骑着一头瘦马,走在古道上,匆匆,谁知已过了千年,隐者何在,访客何在、小童何在。唯那时烟雨,缠绕山林,每一段路都满怀深情,每一个人皆然都是访者,可是,云深雾浓,师在山间,不知处、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采药师不归

一个落魄的诗客,他的笔墨总归免不了沾染几分禅意,寥寥几句即把一个隐居山林的痴人,写的骨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