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 听荷……

    2020-07-07

    临风望荷,幽幽一湖的清香。 菁绿的荷叶,晃晃悠悠的曳着,随风漾起了此起彼伏的绿浪。吹荷,一阵阵叶子的轻抚声。婷荷,一朵朵粉蝶迎霞的嘻笑声。荷,风摆轻盈的散花声在群蜓中的呢喃声。声声清欢,绿波香散。 满荷方塘的荷、叶、鱼、鸟绕着云飞,围着荷香临风望荷,幽幽一湖的清香。 菁绿的荷叶,晃晃悠悠的曳着,随风漾起了此起彼伏的绿浪。吹荷,一阵阵叶子的轻抚声。婷荷,一朵朵粉蝶迎霞的嘻笑声。荷,风摆轻盈的散花声在群蜓中的呢喃声。声声清欢,绿波香散。 满荷方塘的荷、叶、鱼、鸟绕着云飞,围着荷香

  •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2020-07-05

    你是否,曾有过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的黑夜? 又是否,曾为了得到某个人的心,为此而不辞辛劳,为此而倾尽所有,只为换得心仪之人的一次微笑?又是否,曾因为某个人的背叛与离弃而伤心欲绝?又是否,曾一次又一次地在众人面前故作镇定地表现得无动于衷,又在多少你是否,曾有过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的黑夜? 又是否,曾为了得到某个人的心,为此而不辞辛劳,为此而倾尽所有,只为换得心仪之人的一次微笑?又是否,曾因为某个人的背叛与离弃而伤心欲绝?又是否,曾一次又一次地在众人面前故作镇定地表现得无动于衷,又在多少

  • 明月孤台凉,箫瑟秋风吹

    2020-07-04

    一弯冷月从云端上斜出,散落着一层薄薄的银色。山峦,树林,幽径变成了淡淡的灰色。秋风里,萧瑟阵阵,落叶陨殇,吹落了树的容颜,风干了叶的色彩。时钟不停的滴答着岁月,敲醒了前世的梦,翻阅了今生的情。明月的舞台,孤凉寒风,吹走了曾经演出过的一幕幕一弯冷月从云端上斜出,散落着一层薄薄的银色。山峦,树林,幽径变成了淡淡的灰色。秋风里,萧瑟阵阵,落叶陨殇,吹落了树的容颜,风干了叶的色彩。时钟不停的滴答着岁月,敲醒了前世的梦,翻阅了今生的情。明月的舞台,孤凉寒风,吹走了曾经演出过的一幕幕

  • 枕一帘秋风……

    2020-07-03

    风,轻柔的拂过竹林,曳竹叶,沙沙回音。 时而叶空如洗,轻音啁啾蝉鸣。时而风竹叶,窃窃私语细言。时而林涛阵阵,轰鸣脆笛长萧。时而着雨迎风,敲窗滴答应声。时而缥缈峰峦,碧玉环绕竹林。 伫立幽径处,静听竹林声。 柔风为墨,竹叶为笺。用风的声音编织成风,轻柔的拂过竹林,曳竹叶,沙沙回音。 时而叶空如洗,轻音啁啾蝉鸣。时而风竹叶,窃窃私语细言。时而林涛阵阵,轰鸣脆笛长萧。时而着雨迎风,敲窗滴答应声。时而缥缈峰峦,碧玉环绕竹林。 伫立幽径处,静听竹林声。 柔风为墨,竹叶为笺。用风的声音编织成

  • 愿与君能,盛世安好

    2020-07-02

    俱往矣,悲欢笙歌,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忆往昔,平静祥和,余音梁绕三日,动人心魄。艺、永无止境,人情却有境,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前瞧桥头。 何处能尘埃? 绿叶金枝,凤舞枝头,难诉深宫身影怨,虽是凄凄切切绝、悲、凉。俱往矣,悲欢笙歌,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忆往昔,平静祥和,余音梁绕三日,动人心魄。艺、永无止境,人情却有境,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前瞧桥头。 何处能尘埃? 绿叶金枝,凤舞枝头,难诉深宫身影怨,虽是凄凄切切绝、悲、凉。

  • 秋月,秋思

    2020-06-30

    银杏叶黄了,深秋到了。 黄里透着寒凉,写着沧桑,把一年的风雨都染进了叶脉里。酸甜苦辣,风花雪月,一个个故事,一朵朵小花,一页页诗话,都记录在薄薄的一片黄叶上。 秋望冷月,笔落淡云。阅尽了一轮秋思浓浓的月明,读懂了人生岁月中淡淡的一杯清茶。 茶银杏叶黄了,深秋到了。 黄里透着寒凉,写着沧桑,把一年的风雨都染进了叶脉里。酸甜苦辣,风花雪月,一个个故事,一朵朵小花,一页页诗话,都记录在薄薄的一片黄叶上。 秋望冷月,笔落淡云。阅尽了一轮秋思浓浓的月明,读懂了人生岁月中淡淡的一杯清茶。 茶

  • 逝深冬,浅笑安然

    2020-06-29

    忆,残花是花谢时的美,一个季节的悄然而至,一个季节的悄然离去。忆,那时的微阳是冬深时的温柔,失去了风,但来了霜花。耳畔的呢喃似雪花落地的轻叹,手持着一伞回忆,这时 长曲又吟,我所回忆的便是着充满暖意的冬。 夜里,和着淡泊的雪花,可能没有那一忆,残花是花谢时的美,一个季节的悄然而至,一个季节的悄然离去。忆,那时的微阳是冬深时的温柔,失去了风,但来了霜花。耳畔的呢喃似雪花落地的轻叹,手持着一伞回忆,这时 长曲又吟,我所回忆的便是着充满暖意的冬。 夜里,和着淡泊的雪花,可能没有那一

  • 初破东风影

    2020-06-28

    一场初雪,天地一色。这一程山水,应了这月白风清,伊人宛在,良辰恰恰好,不虚此行。这定是来自某一生的古意,从少年出发,走过朝花,于夕雪里走近阑珊灯火。 这场雪,一定是南国北国的雪相拥,开出的素白花。初雪是蕊,大雪小雪是瓣,一瓣一瓣落满清凉。一场初雪,天地一色。这一程山水,应了这月白风清,伊人宛在,良辰恰恰好,不虚此行。这定是来自某一生的古意,从少年出发,走过朝花,于夕雪里走近阑珊灯火。 这场雪,一定是南国北国的雪相拥,开出的素白花。初雪是蕊,大雪小雪是瓣,一瓣一瓣落满清凉。

  • 沁园花几许

    2020-06-27

    一朵云就是一封锦书,恰似一枝春消息,捎来满纸的喜上眉梢。 自空灵垂下一枝柳,曳开春闱,颜色便忽啦啦的开了。笔走游鱼,昏黄朦胧盏,挑开夜的帷幕。月儿藏起皎洁,等风拂过。 盼望,蛰伏地下的精灵,悄悄破土,在晨曦里滋生。大朵大朵的晴好被意会捕捉,一朵云就是一封锦书,恰似一枝春消息,捎来满纸的喜上眉梢。 自空灵垂下一枝柳,曳开春闱,颜色便忽啦啦的开了。笔走游鱼,昏黄朦胧盏,挑开夜的帷幕。月儿藏起皎洁,等风拂过。 盼望,蛰伏地下的精灵,悄悄破土,在晨曦里滋生。大朵大朵的晴好被意会捕捉,

  • 执念,长宣上的烟雨

    2020-06-23

    用一卷长宣,染上浓浓的烟雨。勾勒几笔蓝天碧水,缠绵山峦青秀。描摹楼阁花旦的剑戟、匾额黑衣的廓刀、厮杀下的声色砺马、硝烟中的汉武秦皇。呼啸一卷厚厚薄薄的烟雨,风干细数潇潇洒洒的思念。读着轻殇中的往事,飘零苍白黑瓦上的美梦凝成了历史。 烟雨砚墨用一卷长宣,染上浓浓的烟雨。勾勒几笔蓝天碧水,缠绵山峦青秀。描摹楼阁花旦的剑戟、匾额黑衣的廓刀、厮杀下的声色砺马、硝烟中的汉武秦皇。呼啸一卷厚厚薄薄的烟雨,风干细数潇潇洒洒的思念。读着轻殇中的往事,飘零苍白黑瓦上的美梦凝成了历史。 烟雨砚墨

  • 一窗冬雪,推开寒夜

    2020-06-22

    冬雪,飘飘洒洒,染白了世界。 雪的山,雪的沟。雪的树,雪的叶。雪落满了一院,墙角一排东青,堆着一层叠起的雪。木架上直垂枯黄的紫藤,寒风里曳着瘦弱的枝条。窗棂格栅里斜飘了一条圆弧形的薄雪,都挤在窄窄的木条上。窗台上一层厚雪,齐整的铺开,飘落下冬雪,飘飘洒洒,染白了世界。 雪的山,雪的沟。雪的树,雪的叶。雪落满了一院,墙角一排东青,堆着一层叠起的雪。木架上直垂枯黄的紫藤,寒风里曳着瘦弱的枝条。窗棂格栅里斜飘了一条圆弧形的薄雪,都挤在窄窄的木条上。窗台上一层厚雪,齐整的铺开,飘落下

  • 冬夜,记忆依旧

    2020-06-21

    记忆划过发梢,触摸到了发根深处的痛。一个人,几行字,一张照片,零散的躲在心灵深处,藏着一朵朵枯萎的心事,依旧。 清晨,撑开一片花落,细雨滴答在伞下。稀音落在宣纸上,刻下了夜半的钟声。哒哒声里流年似水,流走了前世的梦,吞噬了今生的情。苍白的故记忆划过发梢,触摸到了发根深处的痛。一个人,几行字,一张照片,零散的躲在心灵深处,藏着一朵朵枯萎的心事,依旧。 清晨,撑开一片花落,细雨滴答在伞下。稀音落在宣纸上,刻下了夜半的钟声。哒哒声里流年似水,流走了前世的梦,吞噬了今生的情。苍白的故

  • 老村寨的夜

    2020-06-20

    破旧的木屋,摆放许多古老的罐头。木式的床上铺着粗布草席,走了时差的钟停留在某个时刻再也不肯走了。几本散了线的书籍,毫无生机的躺在简易的书架上,迎着风送出腐朽的气息。 屋檐外,有一条长满青苔的小路,老水牛滑倒的痕迹清晰耀眼,插在竹筒间的嫩草,破旧的木屋,摆放许多古老的罐头。木式的床上铺着粗布草席,走了时差的钟停留在某个时刻再也不肯走了。几本散了线的书籍,毫无生机的躺在简易的书架上,迎着风送出腐朽的气息。 屋檐外,有一条长满青苔的小路,老水牛滑倒的痕迹清晰耀眼,插在竹筒间的嫩草,

  • 暖意总在不经意间而来

    2020-06-19

    眉间,牵住繁华落尽的哀伤;眼里,流露风华苍老的嗟叹;梦里,写不出冷星暗烁的孤寂。春天于你温柔的目光抵达,凭那裹满露珠的气息,片片花开未到时,清风云卷间伴随冬的余温,柔的,嫩的,绿的,不经意间的到来。 同盛开的白云,舞蹈的清风,等待着暖阳住进你眉间,牵住繁华落尽的哀伤;眼里,流露风华苍老的嗟叹;梦里,写不出冷星暗烁的孤寂。春天于你温柔的目光抵达,凭那裹满露珠的气息,片片花开未到时,清风云卷间伴随冬的余温,柔的,嫩的,绿的,不经意间的到来。 同盛开的白云,舞蹈的清风,等待着暖阳住进你

  • 梨花满春会有时

    2020-06-18

    今年的二月,蒙蒙的细雨总是没完没了,厚实灰黑的云朵一动不动,把远处的山峦遮得严严实实的。浓浓的雾气还算有点动感,在山村人家的房檐翻来覆去,久久不肯离去。 这个冬天的末尾于往年太不一样了,每一个人都得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着实给不少人带来了太多今年的二月,蒙蒙的细雨总是没完没了,厚实灰黑的云朵一动不动,把远处的山峦遮得严严实实的。浓浓的雾气还算有点动感,在山村人家的房檐翻来覆去,久久不肯离去。 这个冬天的末尾于往年太不一样了,每一个人都得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着实给不少人带来了太多

  • 云梦之地,柔情似水

    2020-06-17

    当夕阳染红了天际,轻轻地柳笛吹起了晚风。一抹花开,一世迷离,翩然而至的梦蝶,轻嗅花的芬芳。那时,花季,雨季相互交融,终是把窗外的阳光凝固了 在飞鸟划过的天空下,有一段流年的记忆在流动。云梦之地,流水柔情。人终有一梦,或大或小,我们会因此,不当夕阳染红了天际,轻轻地柳笛吹起了晚风。一抹花开,一世迷离,翩然而至的梦蝶,轻嗅花的芬芳。那时,花季,雨季相互交融,终是把窗外的阳光凝固了 在飞鸟划过的天空下,有一段流年的记忆在流动。云梦之地,流水柔情。人终有一梦,或大或小,我们会因此,不

  • 牵着小溪去寻乐

    2020-06-16

    水,是大地的依托,是山谷的命脉,它呵护着自然,滋养着生命,也孕育着智者;有了水,便有了多情的生活、多彩的世界。 走进一个叫虎塘溪的地方,便被这里的水吸引了。一股细细的溪流淙淙潺潺,在虎塘溪的入口处汇成了一片不规则的水塘。这便是虎塘了,霸气的水,是大地的依托,是山谷的命脉,它呵护着自然,滋养着生命,也孕育着智者;有了水,便有了多情的生活、多彩的世界。 走进一个叫虎塘溪的地方,便被这里的水吸引了。一股细细的溪流淙淙潺潺,在虎塘溪的入口处汇成了一片不规则的水塘。这便是虎塘了,霸气的

  • 烟花易冷,韶华易逝,红颜易改

    2020-06-15

    烟花易冷、韶华易逝、红颜易改,姹紫嫣红的季节如昙花一现,转瞬即逝,寂寥了一个秋冬的万物,随着一声惊天霹雳,春雷滚滚,万物复苏 一夜哀落而知天下秋,一雷惊响而知天下春。 阳春三月,叶色正艳,暖日逐渐消融山头的最后一片雪花,迎来漫山红遍一山春色烟花易冷、韶华易逝、红颜易改,姹紫嫣红的季节如昙花一现,转瞬即逝,寂寥了一个秋冬的万物,随着一声惊天霹雳,春雷滚滚,万物复苏 一夜哀落而知天下秋,一雷惊响而知天下春。 阳春三月,叶色正艳,暖日逐渐消融山头的最后一片雪花,迎来漫山红遍一山春色

  • 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我等

    2020-06-14

    人的这一生,总是充满了长长的等待。等待一树的花开;等待一次美丽的邂逅;等待一次久违的重逢;等待一次成功的机遇;等待一次合适的契机。万般的等待,无论过程是何等的艰辛而漫长,都在所不惜,只因为美好的未来就在不远处等待着我们。 等待,是一生中最美好的人的这一生,总是充满了长长的等待。等待一树的花开;等待一次美丽的邂逅;等待一次久违的重逢;等待一次成功的机遇;等待一次合适的契机。万般的等待,无论过程是何等的艰辛而漫长,都在所不惜,只因为美好的未来就在不远处等待着我们。 等待,是一生中最美好的

  • 碎念一抹梦想

    2020-06-13

    一帘秋风,一扇冷窗。吹寒了飘浮枯荷残黄,凝寂了孤漠柳枝垂叶。季节轮回着长眸的冰冷,无言欲止的凌冽沧桑。一顷碧波荡漾起圆圆的回忆,划伤了安静的湖水。 静谧的湖水,聆听着风的细雨。轻拂的湖面上卷着细细的浪。追逐着时光里的一段故事,翻阅着几叶诗行一帘秋风,一扇冷窗。吹寒了飘浮枯荷残黄,凝寂了孤漠柳枝垂叶。季节轮回着长眸的冰冷,无言欲止的凌冽沧桑。一顷碧波荡漾起圆圆的回忆,划伤了安静的湖水。 静谧的湖水,聆听着风的细雨。轻拂的湖面上卷着细细的浪。追逐着时光里的一段故事,翻阅着几叶诗行

 115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