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散文

  • 山乡的冬雨

    2020-10-19

    雨儿,划过漆黑的夜空,淅淅沥沥,淅淅沥沥喔喔喔,喔喔喔远处的农家,飘来晓鸡竞鸣声,打破了乡村别有的宁静。那久违的声音,和沥沥淅淅地飘洒的雨丝一道,自由翩跹,洒进了我悠悠柔柔的梦檐。 几声犬吠,穿透夜雨,还在梦的边沿徘徊的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雨儿,划过漆黑的夜空,淅淅沥沥,淅淅沥沥喔喔喔,喔喔喔远处的农家,飘来晓鸡竞鸣声,打破了乡村别有的宁静。那久违的声音,和沥沥淅淅地飘洒的雨丝一道,自由翩跹,洒进了我悠悠柔柔的梦檐。 几声犬吠,穿透夜雨,还在梦的边沿徘徊的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 往后山水不相逢,余生望君多珍重

    2020-10-18

    相见欢,不知初遇错千重,敢将素心全然交付。 再回首,怎料重逢已陌路,天各一方情寄何处。 昨非今,今非昨,山河依旧,只是人比时光瘦。 君可知?你是我前世倾慕已久的人间仙子,不食烟火,却染尽我今生的芳华。我不曾靠近,只因不忍惊扰你的小时光。 对你的相见欢,不知初遇错千重,敢将素心全然交付。 再回首,怎料重逢已陌路,天各一方情寄何处。 昨非今,今非昨,山河依旧,只是人比时光瘦。 君可知?你是我前世倾慕已久的人间仙子,不食烟火,却染尽我今生的芳华。我不曾靠近,只因不忍惊扰你的小时光。 对你的

  • 一盏落寞的昏黄

    2020-10-17

    秋夜,一盏昏黄,落寞成一曲缱绻遗忘的隔空。 岁月天涯,悬挂着零落萧疏的况味,呼啸着寒风、阴沉着云际,旖旎着一盏昏黄,朦胧着闪烁着一波荡漾的浓浓的秋色。 尽染的秋幕,红雾婉眉里酝酿一色亮闪的山峰的冷峻,细花独曲、斜阳缀化,催红了遍山天下的红岭秋夜,一盏昏黄,落寞成一曲缱绻遗忘的隔空。 岁月天涯,悬挂着零落萧疏的况味,呼啸着寒风、阴沉着云际,旖旎着一盏昏黄,朦胧着闪烁着一波荡漾的浓浓的秋色。 尽染的秋幕,红雾婉眉里酝酿一色亮闪的山峰的冷峻,细花独曲、斜阳缀化,催红了遍山天下的红岭

  • 月光下的霜……

    2020-10-16

    一夜华灯,绽放了秋寒一片浓浓的霜。 青瓦上一层层厚厚的白绒,吻着黑黑的布瓦,从瓦缝里慢慢流淌着冷寒的水,汇成着细流缓缓落下,沿着沟壑前行。 如梦的城落,断壁残垣,围绕着一川渐远模糊的镇落,撕开雾朦笼罩的气流,清晰一轮小镇苍苍凉凉的寒凉。 穿行一夜华灯,绽放了秋寒一片浓浓的霜。 青瓦上一层层厚厚的白绒,吻着黑黑的布瓦,从瓦缝里慢慢流淌着冷寒的水,汇成着细流缓缓落下,沿着沟壑前行。 如梦的城落,断壁残垣,围绕着一川渐远模糊的镇落,撕开雾朦笼罩的气流,清晰一轮小镇苍苍凉凉的寒凉。 穿行

  • 霸王别姬,千古之绝唱

    2020-10-16

    秦朝末年,朝纲不振,秦二世荒淫无道,百姓人人得以诛之。随即群雄四起,皆为推翻暴秦,还天下之太平盛世,还百姓之安居乐业。 一名楚国英雄少年,姓项,名籍,字羽,率八千江东子弟兵揭竿而起,气压万敌,统领三军,破釜沉舟,推翻暴秦。一时间,项羽威震中秦朝末年,朝纲不振,秦二世荒淫无道,百姓人人得以诛之。随即群雄四起,皆为推翻暴秦,还天下之太平盛世,还百姓之安居乐业。 一名楚国英雄少年,姓项,名籍,字羽,率八千江东子弟兵揭竿而起,气压万敌,统领三军,破釜沉舟,推翻暴秦。一时间,项羽威震中

  • 时光过处,往事微凉

    2020-10-16

    微风拂过,畅叙一段过往,勾起一韵绵绵的情意,清幽,微冷,在时光的急流中,黯自生成一树灼灼的桃花。 孤灯残照处,听一曲离殇,摧人心泪,沉醉在光阴里,零落一地的相思。扯落的就绪里,挽过几丝寂寞;年少的歌,只剩得几处凄美的残调。 时光好似一条长河,微风拂过,畅叙一段过往,勾起一韵绵绵的情意,清幽,微冷,在时光的急流中,黯自生成一树灼灼的桃花。 孤灯残照处,听一曲离殇,摧人心泪,沉醉在光阴里,零落一地的相思。扯落的就绪里,挽过几丝寂寞;年少的歌,只剩得几处凄美的残调。 时光好似一条长河,

  • 秋荷,秋月

    2020-10-15

    不见一幕的荷叶翠绿,不再一片的娇艳粉花,不眸倒影的弯月清波,不望游鱼的漫舞新姿。 秋荷歪斜,残阳落血。 曾经的风采,归于自然。薄雾轻纱中罩住了一湖水色朦胧,荷杆枝叶凝秋着霜寒的阴冷,尽落了枯萎衰黄的倒垂,风吹拂雨横扫着冷月秋残的相互依偎。 我不见一幕的荷叶翠绿,不再一片的娇艳粉花,不眸倒影的弯月清波,不望游鱼的漫舞新姿。 秋荷歪斜,残阳落血。 曾经的风采,归于自然。薄雾轻纱中罩住了一湖水色朦胧,荷杆枝叶凝秋着霜寒的阴冷,尽落了枯萎衰黄的倒垂,风吹拂雨横扫着冷月秋残的相互依偎。 我

  • 隔空落叶……

    2020-10-15

    深秋时节,树下一片片落叶。 或堆在一起互相取暖,依偎着最后一丝温意。或叠摞紧挨,呢喃着生命里最后的几桩心事。或孤零着随风而逝,留给世上淡淡的几句遗言。 秋无情,横扫着千叶万枝,吞吐着季节的炎凉。 躲不过寒秋,瘦不过降霜。再绿的叶会枯黄,再美的深秋时节,树下一片片落叶。 或堆在一起互相取暖,依偎着最后一丝温意。或叠摞紧挨,呢喃着生命里最后的几桩心事。或孤零着随风而逝,留给世上淡淡的几句遗言。 秋无情,横扫着千叶万枝,吞吐着季节的炎凉。 躲不过寒秋,瘦不过降霜。再绿的叶会枯黄,再美的

  • 余秋暮色重,思量半生行

    2020-10-14

    落日余晖里,城市在余秋显得有点匆忙,来来回回的各自归去属于自己的地方,慢慢笼罩的暮色,夕阳努力的染黄着天地,却也阻挡不了夜色降临的步伐。 远处山峦沉静着,白天与黑夜不过就是一个过程,每天依旧屹立着等待沧海桑田。站在江边,江水倒影着两岸的树木落日余晖里,城市在余秋显得有点匆忙,来来回回的各自归去属于自己的地方,慢慢笼罩的暮色,夕阳努力的染黄着天地,却也阻挡不了夜色降临的步伐。 远处山峦沉静着,白天与黑夜不过就是一个过程,每天依旧屹立着等待沧海桑田。站在江边,江水倒影着两岸的树木

  • 余秋暮色重,思量半生行

    2020-10-14

    落日余晖里,城市在余秋显得有点匆忙,来来回回的各自归去属于自己的地方,慢慢笼罩的暮色,夕阳努力的染黄着天地,却也阻挡不了夜色降临的步伐。 远处山峦沉静着,白天与黑夜不过就是一个过程,每天依旧屹立着等待沧海桑田。站在江边,江水倒影着两岸的树木落日余晖里,城市在余秋显得有点匆忙,来来回回的各自归去属于自己的地方,慢慢笼罩的暮色,夕阳努力的染黄着天地,却也阻挡不了夜色降临的步伐。 远处山峦沉静着,白天与黑夜不过就是一个过程,每天依旧屹立着等待沧海桑田。站在江边,江水倒影着两岸的树木

  • 下雨了,便成了往事(音乐体散文)

    2020-10-13

    下雨了,雨把你隔了很远很远,像一幕银帘,从此,我看不清以前。 但这不影响我,在淡淡的雨中,一个人独行。 没想到的是,雨竟下了这么久,让许多往事泛潮,不知是霉烂了,还是又发了新枝。 可能是你没有告诉我,会有一场雨季,让所有的心思都变得慢悠悠,沉下雨了,雨把你隔了很远很远,像一幕银帘,从此,我看不清以前。 但这不影响我,在淡淡的雨中,一个人独行。 没想到的是,雨竟下了这么久,让许多往事泛潮,不知是霉烂了,还是又发了新枝。 可能是你没有告诉我,会有一场雨季,让所有的心思都变得慢悠悠,沉

  • 飘叶

    2020-10-13

    徜徉在田野,享受秋高气爽,天空的深邃,眼光似无处安放,不知是看天呢还是看地。空荡了的田野,如天空一样无遮无拦,让人的感情没有了着落,空旷的到处流波。淡淡然然,如秋水一般寡淡无味;又似乎是没有了灵魂,只有一个空空的盒子,泛着灰蒙蒙的光线,在这徜徉在田野,享受秋高气爽,天空的深邃,眼光似无处安放,不知是看天呢还是看地。空荡了的田野,如天空一样无遮无拦,让人的感情没有了着落,空旷的到处流波。淡淡然然,如秋水一般寡淡无味;又似乎是没有了灵魂,只有一个空空的盒子,泛着灰蒙蒙的光线,在这

  • 飘叶

    2020-10-13

    徜徉在田野,享受秋高气爽,天空的深邃,眼光似无处安放,不知是看天呢还是看地。空荡了的田野,如天空一样无遮无拦,让人的感情没有了着落,空旷的到处流波。淡淡然然,如秋水一般寡淡无味;又似乎是没有了灵魂,只有一个空空的盒子,泛着灰蒙蒙的光线,在这徜徉在田野,享受秋高气爽,天空的深邃,眼光似无处安放,不知是看天呢还是看地。空荡了的田野,如天空一样无遮无拦,让人的感情没有了着落,空旷的到处流波。淡淡然然,如秋水一般寡淡无味;又似乎是没有了灵魂,只有一个空空的盒子,泛着灰蒙蒙的光线,在这

  • 星星点灯

    2020-10-12

    于闪烁的霓虹灯之下,我们都是匆忙的赶路人。有的人结伴而行,谈笑风生。有的人,总习惯频频回首。渴望在蓦然回首时,找寻到那个苦苦等待的人。或许是等待那个在人潮中能与自己目光温柔相对的人,又或许是为了等待某一命定之人,等待他的到来,因此才不停地于闪烁的霓虹灯之下,我们都是匆忙的赶路人。有的人结伴而行,谈笑风生。有的人,总习惯频频回首。渴望在蓦然回首时,找寻到那个苦苦等待的人。或许是等待那个在人潮中能与自己目光温柔相对的人,又或许是为了等待某一命定之人,等待他的到来,因此才不停地

  • 青花雾……

    2020-10-11

    一伞青花,撑开了雾。 石桥伫立,连着两方朦朦胧胧的镇落。朦锁群檐、胧罩廊柱。几树桂花从后院出,隔空搭在河上,飘落着串串花香,随流水轻盈的游走它乡。 随岸的白梅、轻泊的海棠、横贯一河青花的倒影,晃动心弦里四面桃花。一柱狮吼、一阶花岗、一街青花一伞青花,撑开了雾。 石桥伫立,连着两方朦朦胧胧的镇落。朦锁群檐、胧罩廊柱。几树桂花从后院出,隔空搭在河上,飘落着串串花香,随流水轻盈的游走它乡。 随岸的白梅、轻泊的海棠、横贯一河青花的倒影,晃动心弦里四面桃花。一柱狮吼、一阶花岗、一街青花

  • 温柔半两,从容一生

    2020-10-09

    一夜雨声凉到梦,三更烛影送寒来。我爱听风就雨,也爱举伞立就涟漪;我爱染墨飞宣,也爱案前执笔点检。秋天送走了枫叶的旖旎,寒梅还在等雪花的消息。我饮罢这三分清酿,怀着温柔半两,窗前执笔听风,写下深街小巷一坛雨。 万人如海,一生难藏。一个人也只有一夜雨声凉到梦,三更烛影送寒来。我爱听风就雨,也爱举伞立就涟漪;我爱染墨飞宣,也爱案前执笔点检。秋天送走了枫叶的旖旎,寒梅还在等雪花的消息。我饮罢这三分清酿,怀着温柔半两,窗前执笔听风,写下深街小巷一坛雨。 万人如海,一生难藏。一个人也只有

  • 荷塘月色……

    2020-10-07

    雨眠乌蓬,荷塘月色。 一叶轻舟掩映藏匿在荷塘深处,静静的融进了谧茫的月色里。小舱里一丝浅黄的豆亮,朦胧着温馨的荷塘香袭。 她吹灭了豆亮,压住了热热的唇。 舱里灰黑。亲吻、抚摸、索索,一阵阵的火烧飞云、弥漫着小舱里喘息。她紧贴在厚实的胸膛上,感雨眠乌蓬,荷塘月色。 一叶轻舟掩映藏匿在荷塘深处,静静的融进了谧茫的月色里。小舱里一丝浅黄的豆亮,朦胧着温馨的荷塘香袭。 她吹灭了豆亮,压住了热热的唇。 舱里灰黑。亲吻、抚摸、索索,一阵阵的火烧飞云、弥漫着小舱里喘息。她紧贴在厚实的胸膛上,感

  • 云的遐思

    2020-10-07

    云,天空中的那一抹浅白,清风摇曳着,魔幻出万般风情,阳光映衬着,演绎出五彩斑斓; 云,天际边的那一缕轻灰,夕阳燃烧着,升起了虹光晚霞;黄昏驱赶着,渐稀着火红焰苗; 云,在人的印象中始终是一种飘忽的、纷杂的梦幻;她的姿态总是依托在风的随意摇摆,她云,天空中的那一抹浅白,清风摇曳着,魔幻出万般风情,阳光映衬着,演绎出五彩斑斓; 云,天际边的那一缕轻灰,夕阳燃烧着,升起了虹光晚霞;黄昏驱赶着,渐稀着火红焰苗; 云,在人的印象中始终是一种飘忽的、纷杂的梦幻;她的姿态总是依托在风的随意摇摆,她

  • 诗人,快乐的美酒

    2020-10-06

    诗人的目光凝视光明,注于优美的诗歌,他们搂着月光,猜测语言的亲和为命运举杯,孤独嘴唇吐出华丽的诗词,沉睡在词海里歌唱,他们睡进夜梦,春光,月光,心雨沦入诗的渊海。 诗人每天拾起呼啸的景色举杯仰望苍鹰,如漫画中的天河,云彩额手飞向天穹,夜晚的诗人的目光凝视光明,注于优美的诗歌,他们搂着月光,猜测语言的亲和为命运举杯,孤独嘴唇吐出华丽的诗词,沉睡在词海里歌唱,他们睡进夜梦,春光,月光,心雨沦入诗的渊海。 诗人每天拾起呼啸的景色举杯仰望苍鹰,如漫画中的天河,云彩额手飞向天穹,夜晚的

  • 长亭秋歌

    2020-10-04

    南泽荷浴之末,便是入秋,秋之景,若盛夏之荷,可爱者甚蕃。终一季之秋, 吾最惜者莫过于秋水,秋水洁净,可洗涤大地而洁垢,养泥士而疏其芳香。 长亭秋湖处,一叶竹林,三点莲花,十方桂树,看惯清风归宿去,奈何不过一缘香烟,河畔野景;落霞水中倩影,有琼南泽荷浴之末,便是入秋,秋之景,若盛夏之荷,可爱者甚蕃。终一季之秋, 吾最惜者莫过于秋水,秋水洁净,可洗涤大地而洁垢,养泥士而疏其芳香。 长亭秋湖处,一叶竹林,三点莲花,十方桂树,看惯清风归宿去,奈何不过一缘香烟,河畔野景;落霞水中倩影,有琼

 235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