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草花》杨跃清

时间: 2020-09-26 08:19:09

?  又见萱草花,是在长沙洋湖湿地公园。六月的洋湖公园,风轻云淡,水碧草青,各色花朵竞相绽放,尤以萱草花最多。无论是贫瘠的山坡,还是丰饶的园地,一丛丛,一簇簇,安静地生长。那些高高擎起的像喇叭一样的花瓣,鲜艳又明亮。细长坚挺的花茎,葱茏厚实的叶片,在微风中颔首,在阳光下翩跹,给婉约江南更添一份清新的田园气息。

  萱草花,又名忘忧草、疗愁草。是一朵象征母亲的花。古时候,尤其是大家族的家庭成员,居家都有固定场所,固定的房间。妇女一般住北堂。而成年男子为了事业大多奔波劳碌于外地,无法按时回家向母亲请安。为表示安慰和孝顺,儿子们就在母亲居住的北堂种植萱草花,以解母思儿之烦忧,所以叫忘忧草。因此,母亲又称“萱堂大人”。

  我的家乡也有萱草花,那是作为一种食物来种植的,小时候我便常常去采摘。当然,那时的我们不知道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萱草花,而是更为习惯地叫它那个朴素的称呼——黄花菜。萱草花是诗情画意的,黄花菜是温暖、香甜的,贫寒的家境里,我们只渴盼黄花菜。在那些打满补丁的日子里,父母亲艰辛劳作后所得的收益,必须是先填饱一家人的肚子,然后才能安排我们读书识字长见识。知道它忘忧,更深切体会它能疗愁是长大以后的事情。所以,萱草花,或者说黄花菜,首先带给我的是活色鲜香的生活、五彩斑斓的童年,然后才是写意。

  最是怀念那些采摘鲜花的日子。清晨,坐落在大山深凹里的小村庄,会与我家灶膛的第一缕炊烟一同醒来。鸡鸣狗吠,鸟语啁啾,轻柔清爽的晨风一遍遍在山凹里回旋。趁太阳还没爬上山脊,母亲会把我和妹妹早早叫起,塞给我们一个小竹篮,让揉着惺忪睡眼的我们踩着清亮的露水出发,去山坡,去垅地,去采摘父母亲种植的一畦一畦的萱草花。我喜欢那些花儿,所以,采摘成了我最快乐的劳动,常常哼着歌儿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一路都是蹦蹦跳跳。最不讨喜的是那些早起的蜂蝶、蚂蚁,我还未采摘之前它们就已经寄居在花萼里,或穿梭忙碌或静坐闲谈,将我要采摘的花朵俨然当成了自己的家。有时还这朵亲一下,那朵亲一下,像个采花大盗般迈着八字步在花瓣上大摇大摆。不过,它们是斗不过我的,我将花朵轻轻一摇,它们便纷纷落荒而逃。只有胆大的,才敢回头看我一眼。然后,还是迅速地撤退,留下一个寂静的世界供我独享。

  赶走蜂蝶、蚂蚁后,我拥着这些花儿,像甩着水袖的青衣一样咿呀唱将起来。它们是我的仙子,是我的皇后,是我在古装戏里看到的头戴凤冠,身披霞衣环佩叮当的女子。我不急于采摘,而是先挨个欣赏一遍,像古代皇帝选美那样一朵朵端详,一朵朵流连。这些萱草花,很是沉静内敛,不管我内心如何欢喜如歌,它们兀自迎风而立,与高山为伍与野草相依,和日月牵手,与星星作伴,让朴素的情感在青山绿水间疯长,把生活抒成一笺小令,或含苞或初绽,朵朵娇妍鲜嫩,朵朵清香诱人。我在绿色的细长花柄上轻轻一掐,折断处会慢慢浸出汁液,滴滴都是浓稠的泪水。我不忍,唯有让自己的动作轻轻复轻轻。它们是有感觉的,会疼痛,会思念,有决绝有眷恋,这是我后来想到的,是《霸王别姬》里虞姬看项羽最后一眼的那种眼神给我的启示。我突然记起,我曾经采摘过的那些花儿,它们都是这种眼神,都带有这种幽怨。我是个小小刽子手,它们用爱来回报我,我却用情杀死了它们。我该感到自责才对。

  花朵摘回来后,母亲会将花朵小心地拣了又拣,去掉多余的花柄,赶走深藏在花蕊里的小虫子,一排排平铺于晒扁里。然后,放到太阳底下晒干,收藏,便于日后有了肉食时一同炖着吃。这道带着阳光、花香和妈妈味道的汤菜,就是我们平日里所吃的黄花菜汤,其实都是萱草花一缕缕的花魂。所以,无论那些日子多么简朴,它总能给我们带来希望和憧憬。晒制黄花菜的最后这些工序,母亲是不让我们插手的,怕我们毛躁,拣不干净。最多让我们干点体力活,帮她搬动一下晒扁。但我忍不住,每次经过晒制萱草花的地方,总要用手指去晒扁里拨弄几下,心里有很多怜惜,为这些明日黄花。

  晒制萱草花的晒扁是竹织成的,也是简单纯净的草木之心。两种植物殊途同归,同样在花样年华里把生命贡献给了人类。如此说来,萱草花是幸运的,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遇上了竹。或许,前世,竹为男子,打马京城过,一日看尽长安花。累了倦了,洗尽铅华,弃了天下,只做一颗青葱的笋,静静地立于乡间小路。猛一抬头,与对面的萱草花苞撞个满怀。萱草花灿然一笑,笋的世界明媚如花。从此,笋执柳笛一支,光阴半盏,独坐于寂寥处,守候在山野间,聆花的轻言细雨,赏花的绰约风姿。不知不觉中,已褪尽笋衣,长成参天大竹,被制成一只竹晒扁,终于了却心愿,拥抱了萱草花,在尘世里。

  真是这样吗?我不得而知。我这样想着,只是为自己因采摘了那么多花,愧疚的心找到稍许安慰罢了。祈望故事能有个圆满的结局,总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主角是这么美丽的花儿。很多时候,我们不也被命运这双大手掐来揉去,直至晾晒在岁月里无法动弹?花的一生,其实就是人的一生,疼痛是有的,但不是常态。而让我们津津乐道并愿意记住的,往往是人生里最美好的部分,就像我对萱草花的印象。除了它本身的美丽外,更多的是留在我舌尖上的花之香甜。

《萱草花》杨跃清

《萱草花》杨跃清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