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繁花落尽深眸

时间: 2020-12-11 09:06:29

 

  “一朵芙蕖,开过正盈盈”,脑子里忽然闪过这句优美的古诗。其实已经很久了,从周敦颐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开始,到周邦彦的“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再到杨万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后来又有清人李渔满是溢美之词的《芙蕖》,从那时开始,就有一枝清荷,开于心田,随风摇曳,亭亭玉立。

  展开厚厚的诗卷,关于“荷”的诗句自是层出不穷,在画家的笔下,“荷”也是空灵而飘逸的,有着仙风道骨的韵味。“荷”是一个美丽的存在,在古诗古画里;也是一个生动的存在,在每一片荷塘里。记得我也曾有过不少寻荷看荷的经历。

  我的家乡虽然是南方,但并不是古诗里“莲叶何田田”的江南。能看到荷的地方,通常是在乡间的小路旁。周围都是稻田,或许有一家别出心裁的种了那么几分地的荷。等到夏天,或粉或白的荷花就开了,也并不多。稀稀拉拉的三两枝。可是一样动人,一样香气四溢。荷的香,是沁人心脾的。种荷的人都说摘了荷花,藕就不好吃了。所以我们看到荷花时,想摘却又害怕。在荷塘边来来回回的走了很多遍,确信方圆几百米都不会有人走动,再悄悄的又快速的跑到塘边,折下最靠近水边的一枝荷,赶紧逃吧!如果不幸被荷的主人看见,一顿独具乡间特色的骂是少不了的。可是花已经折下了,骂自由他骂了。得了花的狂喜足以抵挡那一顿骂。

  那时,对荷的爱,是一种占有。

  有一年临近暑假,天气非常闷热,周末我到舅舅家。他家在工厂里,周围就是乡下。那天吃了早餐,阳光已经很猛烈,但是听说附近有一大片荷塘,我还是顶着烈日出去了。已经很多年没见过荷了。

  穿过一个小树林,一个我不知道名字的村子像世外桃源一样展现在我眼前。没有小桥,但是有流水,潺潺的流水让我感受到了一丝清凉。年轻的姑娘和勤劳的大婶在树荫下洗衣服,有点好奇的看着我这个突然闯进来的陌生人。河边玩耍的小孩倒不怕生,他们光溜溜的和大自然亲密接触,清澈的河水衬得他们漆黑的皮肤更加油光锃亮。他们欢快的从岸上高地一跃而起跳入水里,河水也就和他们唱起欢快的歌来。一个眼睛大大的小女孩还跑过来问我,姐姐找谁啊,我这才想起自己是寻荷而来的。就顺便问了问小女孩,河边洗衣服的姑娘大婶都觉得很诧异,居然有人专门看荷来了。不过她们都热情的给我指了路。还告诉我,荷花还没开呢。

  不管怎样,我还是顺着她们指的路找到了荷塘。这荷塘比我以前在家乡看到的大多了,可是,荷塘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一碧如洗的荷叶,在夏日的阳光下,它们也尽情的舒展开来。荷塘上满是碧绿的阳伞,确实找不到半枝盛开或欲开的荷。可是这满满的绿意也带给了我满满的诗意。我发现,荷的美,不仅仅在于花。

  此时既爱荷最美的状态,也爱荷最常见的姿态。

  那一年到北京,因为是参团的,行程较赶。导游带我们进了颐和园,告诉我们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停留,就让我们自由活动了。爬万寿山不可能,泛舟昆明湖也不可能。我倒是看了一个早上的荷。八月的昆明湖,正是荷花盛放的季节,又正是早上,是一枝荷最美的时光。

  湖上种有白的荷,也有粉的红的荷,在清晨淡淡的霞光下,都竞相开放了。白的荷很飘逸,因为一袭白衣,宛若仙子;粉的荷则像娇羞的少女,那种美,不施粉黛,是一种天然之美;红的荷则像新娘子,是要那么轰轰烈烈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的;就连未开的荷,含苞欲放的,也在层层的荷叶中偶尔探出个小脑袋,看看这个精彩的世界; 当然,也有确实羞涩的,她们藏身在密密的荷叶间,以为万无一失,可是调皮的风儿吹动了她们的衣裙,让她们露了行踪。 那碧绿的荷叶,也不仅仅是衬托,它们都竭尽所能的,把最美的一面呈现给这个美好的世界,让这个世界因此而更美好。

  爱荷,就看到了它所有的美丽。

  后来,在济南大明湖畔,在西湖曲院风荷景区,我也邂逅了荷最后的美丽。当时已是秋天,天空中依旧笼罩着灰蒙蒙的似烟似雾的东西。可是,这对荷又有什么关系?每一枝清荷,都在抓紧最后的时光,绽放它们最后的青春。秋露已经滴落,似荷的清亮的泪,在柔弱的花瓣上晶莹剔透着,别有一番风味。

  湖上已经有许多衰败的荷叶,或者半折了挂在水面上,或者焉焉的回忆着它们曾有的挺拔风姿。更多的是绿不绿黄不黄的叶子,记载着这片荷塘曾经的喧嚣和璀璨。风过处,如果你愿意闭上眼睛幻想,就当它是一片雨声吧!在诉说着昨日青葱的故事。你不能免俗的想起李义山的“留得枯荷听雨声”,眼前的荷与记忆里诗中的荷,合二为一,化为了永恒。

  想起了《茶花女》里的片段,为了见心爱的人最后一面,阿芒挖开了玛格丽特的坟墓,腐烂的尸身没有半点美感,但阿芒却依稀看到了昔日的红唇和笑靥,看到了心上人最美的样子。

  爱荷,即使看到它最残败的一面,仍不能停止对它的爱。

  当我们爱上一个人,也像爱荷一般。经历了只想占有的阶段,又到接受和欣赏他的常态,还有发掘他最美的一面,当他最终展示出颓败的一面,我们勇敢的接受了,还从中挖掘出了诗意,这样的爱,怎能不长久?我相信,这样的爱是存在的,要不,叶芝那首经典的“当你老了”又怎能如此打动人心?

  今夜,清风朗月,秋的气息已经渐渐浓厚。我知道,在我看不见的远方,依旧有一枝清荷,幽香淡淡,正穿越了漫漫岁月和烟云而来。且让我枕着它的幽香入梦吧!

《荷》繁花落尽深眸

   “一朵芙蕖,开过正盈盈”,脑子里忽然闪过这句优美的古诗。其实已经很久了,从周敦颐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