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那些事》肖青花

时间: 2020-10-15 09:07:17

?  那年,女儿三岁多,我在一个偏僻的乡镇中学教语文兼班主任。由于孩子爸爸常年在外。我和女儿相依相伴,女儿就是我全部支柱和力量。?

  女儿黑瘦黑瘦,小眼睛。鼻子也不怎么挺,只是眉毛修长整齐,小脸蛋秀气,不是美姑娘,但活波可爱。她最喜欢唱的是“小白兔,白又白,爱吃萝卜和青菜,蹦蹦跳跳真可爱”。?

  不仅唱,而且连蹦带跳如只可爱的小兔子。学校同事中凡有小男孩的人家,都喜欢打趣女儿为小媳妇,女儿既不恼,也不反对,只是天真地更正:“不是小媳妇,是大媳妇!”'逗得大伙哈哈大笑。?

  女儿记忆特好,模仿能力强,乖巧机灵,嘴巴甜,胆子也大,常常和男孩子用树枝玩打仗,用铁钉子在泥土地上划碉堡,炸碉堡,小脸蛋常因输了而憋得通红。?

  晚上,女儿最爱缠着我讲故事,每个故事结束,女儿总是一再要求:“再讲一个!再给我讲一个很长很长,有火车那么长的故事。”工作劳累之余的我常被女儿逗乐,心里暖暖的,辛劳和孤寂也被小家伙的几句话一扫而光。?

  偏僻的山村,唯一的娱乐就是看仅能收几个台的电视,记得当时有个气象台每天播放天气预报时,总有一句:“某某拖拉机厂,特约播出。”稚气的女儿一到这个时候就大声仿效:“某某拖拉机厂,拖也不拖。”围观看电视的老师都笑得前仰后俯,而后一见到女儿,干脆直呼:“拖也不拖。”可女儿仍然我行我素,每次电视一播,照旧憨憨地跟着说:“某某拖拉机厂,拖也不拖。”?

  学校条件差,住宿,饮水,照明无疑是大问题,尤其是照明,学校就接了附近一个村里小水电站的电。由于电站小,白天几乎没电,晚上从七点开始到深夜十二点有电,时间一到就停,所以半夜以后,整个学校一片漆黑,我和女儿常常感到害怕。?

  记得有天夜里,女儿突发高烧,学校没医务室,附近也没有诊所。由于害怕,我只好用帕子给她热敷降温,可躺下没多久,女儿就不停地喊叫流鼻涕,我就在黑漆漆的夜里不停地拿卫生纸给她擦鼻子。并不断祈祷快点天亮,终于熬到天亮,透过微弱的晨曦去看扔在地上的纸巾,纸上竟然全是醒目的鼻血,惊吓之余的我止不住泪流满面,抱着女儿就往镇医院飞奔。敲开尚未起床的医生的门,女儿才转危为安,医生说好险,差点烧坏脑子。惶恐不安的我除了愧疚、担心,只是抱着女儿默默流泪。可是还在吊水的病恹恹的女儿却贴着我的耳朵悄悄说:“妈妈,如果爸爸给我打电话,我就从电话里吐口水到爸爸耳朵里。”那一刻,酸涩苦辣各种滋味一齐涌上我的心头。?

  那时,电话是个奢侈品,除了机关单位和有钱人家,不要说我们穷教书匠,就是学校电话也因每月要支出那么多话费而停用。更不用说现在人人能用的手机了。孩子爸一年到头难得有两个电话,要女儿去那个开豪华卧铺车的舅舅家里接电话,是她最开心的事情。其实她很想和爸爸在一起,很想每一天接爸爸电话,可乖巧懂事的女儿平时却坚强得像个大人,在我面前从不提起。然而,病中的女儿却以这种方式表达对父亲的思念,令我心疼不已。?

  不料,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却使我痛悔至今,不能释怀,不能谅解,错误已永远成为过去。?

  那个乡镇中学,既没有小卖部也没有小吃店,只有老校长的老婆在学校大门口摆了个包子摊,三毛钱一个大包子。这包子就成了女儿偶尔吃一次的零食。?

  有一次,我去上课,留女儿一个人在房间画画。?

  刚下课,神色慌张的校长老婆急急忙忙拉住我,悄悄对我说:“肖老师,不得了啦,你那宝贝女儿敢偷钱了。”我头“嗡”的一声响,茫然不知所措,不知所云,只见校长老婆从包里拿出一张五十元两张二十元的钱给我,并说:“看,这是你女儿从你包包里偷来买我包子的钱,是三张,说是三角钱买个包子。我问她怎么偷的,她说自己搬凳子在妈妈挂墙上的包包里拿的,我急忙替你收着,包子钱也没收。这个小丫头片子,胆子这么大,还得了,你自己是教学生的,一定要把你女儿好好教训一顿……”?

  急怒之下的我来不及听完校长老婆的唠叨,拉住女儿,一把扔在房间,反锁着门,拿着棍子,如雨点般噼里啪啦的一顿乱打,一边打,一边骂:“小小年纪,成小偷了,这还了得,今天干脆打死算了。”?

  女儿以惊恐、疑惑、害怕、无助的眼光哀求我,盛怒之下的我已失去了理智,每棍子打下去,毫不手软,最后连我自己也忍不住放声大哭,才停止下来。?

  从此,女儿不敢随意动我一分钱,我还暗自庆幸自己教训得及时。?

  随着时间的流逝,女儿渐渐长大,“女儿是妈妈心中的太阳。每长大一岁,妈妈的希望就增加一分。”可是,我却明显地发现女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得寡言少语,变得谨小慎微,甚至变得自卑和压抑,我这才感到事态的严重性。?

  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当年所谓的“你女儿敢偷钱啦”“成小偷啦!”是多么的荒唐和可笑。小小年纪根本没有什么“偷”和“盗”的概念。正如她自己天真稚气的回答卖包子的奶奶的话一样:“妈妈上课去了,没人给我拿,我自己搬来凳子在妈妈包包里拿的。”?

  纯洁得如张白纸一样的孩子,单纯的认为妈妈能在包里拿钱买包子,现在妈妈上课去了,自己肚子饿了,当然得搬来凳子自己拿钱了。事情就是如此简单和普通。?

  当时,我若蹲下来,好好和孩子交流,然后告诉没有钱和小偷概念的孩子,该怎么识别钱的多少,教育孩子没有大人允许,不能随便乱拿钱买东西等道理,一切将完全不一样了。可是当年慌乱的我竟因校长老婆一句“敢偷钱啦”而变色、而失态,且变得无知,给女儿身心造下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和阴影。痛悔已于事无补,无价的童稚,纯真已被我这个“刽子手”如此无情残忍地践踏了。?

  已经发生的事情,已经犯下的低级错误,永远不可能挽回了。痛定思痛,除了自责、痛惜之外,值得我们思考的还有很多很多。?

  平时教书育人的工作中,琐碎的突发事件,何止一两件。如果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每个教育工作者能够蹲在孩子面前,以孩子的眼光,以孩子的心理来看问题,而不是像我当年那样以大人的眼光来把事情“大人化”,“上纲化”,能心平气和地与他们交流问题,冷静地分析问题,妥善地解决问题,就会有利于我们教育工作的开展,避免犯下本不该犯的错误,更有益于孩子心身的健康成长。?

  稚气的孩子,稚气的行为,留给了我们深刻的教训。


《那些年,那些事》肖青花

《那些年,那些事》肖青花

上一篇:《遇见》周作梁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