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梦》赵桐林

时间: 2020-10-13 10:08:30

  我梦见故乡碧波荡漾的拦河坝,坝南缓坡下有半百老柳一株,左行三五步有一泉。泉水像明亮的精灵,日夜喷涌,顽皮地拱开红色的柳树根,吹起一串串大大小小的水泡,嬉戏着,打闹着。老柳树那悠长的红色根须被泉水保养得精神饱满,活力四射,随便扯一把抛出去,地上仿佛很快就能长出一片袅袅娜娜的细腰柳来似的,又像恋爱中姑娘的秀发迎风飘舞。

  我梦见故乡冰天雪地的田野里有一棵熟透的红高粱正向我迎风摆头,金光闪闪。我很惊讶:这寒冬腊月的天气里,怎么会有成熟的高粱呢?就好奇地顺手折了几片高粱叶子拿着,继续赶路。等我回到家,一看手里的高粱叶子竟变成了金叶子!我后悔极了:自己当时干吗不把整棵高粱连根带穗拔回家呢?到时候高粱米可就是金豆子,秸秆可就是金条,根须可就是金线了啊!于是,连水也顾不上喝,赶紧跑回原地去找,可哪里还有高粱的影子呢?我长叹一声:“唉,看来我只有得到几片金叶子的福分了!”

  在梦中,每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无声地穿透绿叶的罅隙,那一夜甜梦的林中宿鸟第一声圆润的啼唱是属于故乡孩子的。早春第一棵破土的草芽,夏夜第一只脱壳的蝉猴,深秋落光了叶子的树梢上最后一枚红通通的柿子是属于故乡孩子的。顺着歪脖子柳树爬到屋顶上去掏鸟窝,不小心触到了瓦底下那堆软软的壁虎的惊险;在茂密的苇荡里,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搏斗,最终错把那根狡猾的水蛇当作黄鳝去征服的传奇。满坡跑累了,一不小心竟把甘甜的山泉连同活蹦乱跳的小蝌蚪一起喝进肚子里去的喜剧也是属于故乡孩子的!

  我梦见故乡有月亮的夜晚,大胆的村姑相约偷偷去河里洗澡。岸上燃着用晒干的艾蒿亲手扭成的“艾绳”,缕缕白烟扩散开来,为裸露的玉体驱蚊赶蚋。清凉的河水很有耐心地抚摸着柔软的身子,饱胀的前胸像雨后的蘑菇,像发酵的面馍。河水应远是流动的活水,不热也不凉,无声地淌过身子,就像有无数双小手为村姑们轻轻按摩。半闭了眼仰卧在河底光滑的鹅卵石上,似睡非睡中,小鱼小虾还会用小嘴嘴、小尾巴蹭她们的皮肤,怪痒痒的,让女孩们只想笑。仿佛天上的仙女似的,一面尽情享受着河水的清凉,一面大口呼吸着河底的水草和岸上的艾烟酿成的独特清香,月色便朦胧在这蕴满清香的水汽里,连同远处戏水村童的欢叫,近处一阵阵肆无忌惮的蛙鸣。

  我梦见故乡的少妇头上包了红头巾,深秋的傍晚拿着耙在路边搂杨树叶。金黄的树叶子像一只只蝴蝶在她脚下翩翩起舞,秋风吹过,从高处的树枝上纷纷飘落的金色蝴蝶又像飞旋翻转的雪花一样簇拥着女人:哦,蓝天,白云,金色的树叶,挺拔的白杨树,树梢上黑色的喜鹊窝,树枝上跳上跳下歌唱的花喜鹊,火一样热烈的红头巾,窈窕的少妇,不远处刚刚收获了的田野上散发着甜味儿的苞米丛,向阳的岭坡上正打着瞌睡的牧羊老头儿,散漫着的羊群悠闲地觅食、嬉戏……这些情景历历在目,让我终生难忘。

《故乡的梦》赵桐林

《故乡的梦》赵桐林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