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遗憾没能好好跟你说再见

时间: 2020-05-23 08:13:38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光阴绵长,怎似旧模样?

浮生萍聚,怎测合与离?

忆初见,恰逢十六初冬;分离时,恐经一场大梦;再见时,遥远如萤火,恍若世间所有闻说,求不得。

他是我年少时偶然寻得的人间绝色。米色衬衣,清朗俊逸的干净少年相,站在被树叶切割成无数碎片的阳光下,熠熠生辉。款款落落明眸皓齿一副温柔颜。我远远观望,瞬间感觉胸腔内枝枝蔓蔓,想要开出什么一般。即使多年后想起,依旧惊艳时光。他仿若神明,照亮我十六岁到二十一岁单薄的青春.只是后来,任由我拨雪去寻烧灯续昼,渡山河星辰行万里丘壑,无人似他,无一是他,想来真是遗憾万分。都说少年时的欢喜,多是爱而不得。如今读来,满嘴甚是苦涩。

初次见面,十二月初冬大好的晴天,此后的时间,都用来迎接春暖花开。通过好友的关系,我顺利要到了他的姓名和电话。小心翼翼的少女情怀总是诗意而又浪漫,他名字的谐音我用作昵称,他的电话静静躺在我的通讯录里面,我半分不敢逾越。他不知,昵称我用了好多年,号码我背了好多遍。明明同校同级同楼层不同班,却总凑不够刚好遇见。我记得夏日午后他和同学在校外吃完饭慢悠悠返校,我在校外凉棚等着偷偷望一眼;放学后的楼梯间,他和同学打闹露出好看的笑颜,导致我一脚踩空,脚肿了好几天;在老师办公室查成绩,考了前三的我激动大叫引来旁边的你侧目围观......就这么寥寥几件事,我记了好多年。

我以为我自己有一片海,海中央有座孤岛,种满了娇艳欲滴的玫瑰。直到遇见他,我只想将我多年辛勤耕作的成果悉数奉献,仍觉不够。在这片贫瘠的青春里,这是我能给的唯一。这世间桃夭灼灼蝉鸣烈夏秋风细雨冬日初雪,都不及你展眉一笑。我以为的来日方长在毕业的缓缓靠近中,划上了句号。短短三年,弹指挥间。后来的日子你往南瞧,我向北走,真真印了我最爱的那句话——“他在西游,我在红楼”。关于你我可言不过二三,你仍旧无数次跌进我荒唐的梦中。分别了多久呢?记不清了,所谓思念,日思夜念;所谓晚安,晚晚难安。靠着微弱的想象,我给这一段逐渐暗下去的时光,抹上一抹鲜艳的口红。有时候我自己都分不清,我是在用想象维持对他的喜欢,还是在用他维持仅剩的想象。在这段逐渐时光中,他开始枯萎,开始褪色,我开始遗忘他的音容笑貌。但我知道,我只需看他一眼,灰色的记忆会万物复苏,凋谢的玫瑰含苞待放,他的身影逐渐鲜活。

所幸岁月待我不薄,我们又再一次遇见,那一天阳光温柔暮色千里。他经过我身边,扑面而来的回忆如尘土漫山遍野席卷而来,将我淹没。少年早已褪去青涩,依旧清俊却更加轮廓分明。匆匆相遇,匆匆一瞥,匆匆别理,恐经一场大梦,我迟迟不愿醒来。相隔多年,我依旧会觉得双眼像被刺痛般,又肿又涩,像极了我知晓你志愿跟我背道而驰时的样子。他是上天赐予我远道而来的礼物,我却连拆封的勇气都没有。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听朋友八卦,各种关于你的消息,你留在了南方的城市,有了女朋友,养了一只名叫十九的猫咪,等等。我想说的话如鲠在喉,只是轻声转移了话题。

清风过境,明月蒙尘,我们终究还是走散在岁月里,此去经年,回首往日,再也寻不到当年。我只是遗憾,都没能好好跟你说声再见,没能跟自己的青春好好散场,还来不及告别,那段时光那个你,已然长出翅膀,飞出了好远。聚散离,来又往,《云边的小卖部》说:“讲故事的人,总有一个故事不愿讲。”在我这儿,悄悄变成了纸张,他已春色摇曳,我仍一身旧雪。掩于唇齿,止于岁月,安然远走,此后无恙。

我只是遗憾没能好好跟你说再见

光阴绵长,怎似旧模样? 浮生萍聚,怎测合与离? 忆初见,恰逢十六初冬;分离时,恐经一场大梦;再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