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二姐

时间: 2020-08-17 08:25:48

夜,中秋之夜,月华如水,望着天空那一轮圆圆的月亮,此刻,我想起了你——我亲爱的二姐。你离开我们有两个月了吧,在那个世界你过得还好吗?你那荒草丛生的坟前,此刻一定也洒满了清冷的月光吧?你可知道我是多么想念你啊!你走了,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

你长我12岁,家中排行第二。我小的时候,因为姊妹兄弟多,父母照顾不过来,所以我是在你的怀抱里长大的,在姊妹兄弟中,你对我最好,抱我、哄我;冬天,把我冻得通红的小手暖在怀里;在漆黑的夜晚,搂着我讲鬼的故事,吓得我紧紧地趴在你的怀里。我也最听你的话,在你身边,我很乖,不淘气。那时候,家里虽然很穷很穷,但和你在一起,总觉得很快乐。

后来,你结识了一个男人,一个利用你的纯真,欺骗了你的男人,一只披着人皮的狼。当时,你很倔,为了他,你不惜和父母翻了脸。但,这一步,你的确走错了,你太天真了。 从步入婚姻殿堂的那天起,你噩梦般的生活便开始了。外表上,你假装很幸福,其实,你在他家日子过得极为苦楚、极为卑怜……首先是穷,穷得连饭都吃不饱,经常饿肚子,但,这还是次要的,最可怕的是家庭暴力,丧尽天良的他经常骂你、打你,用捆庄稼的绳子抽你,甚至把你的腿打断;你病情危重的时候,他不管不问,不给你打针,不给你抓药,任你在病痛中一天一天受煎熬……为了颜面,为了不让家里人牵挂,你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一声不响,瞒着所有人,默默地忍受着、挣扎着……二姐啊 ,我不知道当时你娇弱的身体是怎么扛得住的!我不知道这些年你是怎样过来的!二姐啊,你活得好苦、好累啊!

虽然日子过的艰难,可你还是很孝顺的。父亲、母亲患病后卧床不起,别的姐妹弟兄离得远,去服侍的时间少,是你一天天一次次给父母喂饭喂药、端屎端尿。心理变态的、没人性的他非常反对你去照料父母,所以每次服侍父母回家后你都会遭到他的责骂甚至是毒打,可你暗地里还是坚决地偷着去照顾咱爹咱娘,有时还冒着风险带只鸡或者一些鸡蛋。

你的儿子长大成家后,因为儿子的原因,你的生活在经济方面有了些好转,手头也能见到些零花钱了。可你是过惯了穷日子的,依然是很节俭,依然穿很旧的衣服,但干净;依然很爱劳动、很勤快,除了收拾好田里的农活,还在咱老家院子的空地里,种上了葡萄、蔬菜和各种有名的没名的花儿。对我还和小时那样好,几年前,当你听说我贷款买楼时,因为不会骑自行车,只好大热天一个人步行着走七八里路来到我家,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从一个皱巴巴的小布包里,拿出了自己平时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八百元钱,硬塞到我手里,告诉我,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日子在简单中机械地重复着,以为总有好转的一天,总以为好人自有好报,谁料想晴天响霹雳……两个月前的一个下午,我忽然接到了你儿子山打来的电话,他说你在寿光出事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以为我在做一个噩梦,一向淳朴、善良、温顺的你,怎么会和死亡联系在一起呢?我疯了似的连夜奔向寿光……事实告诉我,这是真的,在寿光殡仪馆我见到了你的遗体。你像睡着一样,两腮红红地,静静地躺在棺椁中,像一支温顺的羔羊,天国的光辉照在你平静的脸上。我使劲摇晃你的双手,我撕心裂肺地呼唤你,任泪水雨滴般洒落在你的脸上,你静静地躺着,毫无反应,我知道,你走了,你真的走了,你不堪忍受畜牲的摧残,带着对亲人的无限眷恋,静静地走了,像一片云彩,飘然而去……

胸膛温暖不了毒蛇的狠心,温顺和善良感化不了豺狼的兽性,逆来顺受改变不了生活的色调,一味的忍让,只能让无知、卑鄙和凶残无限度膨胀。姐,你真傻!

你种的葡萄现在已经熟了,你栽的花儿也爬满了墙头。可你在哪里啊,我亲爱的二姐!

姐,安息吧,天国里没有家暴,天国里没有凶残,愿你在天国里找到幸福,找到温暖,如果有来生,我们再做姐弟!

悼二姐

悼二姐。夜,中秋之夜,月华如水,望着天空那一轮圆圆的月亮,此刻,我想起了你——我亲爱的二姐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