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半乡事

时间: 2020-08-16 09:55:46

七月半“接老客”大概是我们湖南衡阳地区独有的一种乡俗,每年从农历七月初七日开始到十五日结束,这一段时间,在本姓本族范围内,每家轮流祭拜一天,说是接死去的先祖回家过年。

“接老客”是一件极为庄重的事,故此,便免不了有许多规矩。“接老客”那天,家里人不许大声吵闹,不许乱说乱骂,说是不能打搅先祖们。有老者认为,由此可看出你一家人的孝心怎样。

小时候,我不懂这回事,便问母亲:“姆妈,这客是从哪里来的呀,我去接好吗?”母亲一听我问,便觉好笑,嗔道:“蠢崽,不是这个意思,接老客是指接你那些已经死去了的公祖回家过年。”死去的人还能回来?我便觉怀疑,想是母亲在骗我。于是,便躲到门后去窥视,可就是不见一个老客进屋,倒是不时来了一两个活客。

七月半,在湘南地带,正是苹果、梨、枣子上市的旺季,这些鲜水果,便是上等的供品。就是最穷的人家,也会凑钱称上一两斤,表示孝道。除了这些供品外,还有香、纸钱和冥衣了。这些东西一般由母亲负责。我们只管写冥衣包、烧纸、放鞭炮。

按祖上传下的规矩,“接老客”一般在先天晚上就开场。先收拾好屋子,摆出供桌,点上蜡烛,摆上供果、供茶。茶是每方沏三杯,摆作三方,留出下方摆蜡烛和香炉。烧冥钱时,先在门口烧一叠,说是给门神“放脚钱”,这样才能接老客进屋。以上只是小祭,第二天才是正祭,要供茶、供酒、供三牲。供时不准乱动桌子,酒要添三回,饭也要添三回。最后由家人宣读衣礼钱币包。意思是告诉公祖各人所得的礼物,各领其是,以免混淆。

衣礼钱币包写法极其讲究,公祖牌位写在正中间,右边写衣礼冥钱数,左边写烧衣人家的姓氏及子孙等名。背面订封,写上“中原谨封”四字,读法亦按写的步骤。小时,我们兄弟几个都读过好多回,父亲就坐在一旁听。初读时,觉得拘谨,不敢大声,父亲便要我们将声音放大些。不知怎的,一读到“中原谨封”四字,我们便会发笑。每个包如此,实在有点象表演。越是如此越想笑。此时,父亲便会在后面悄悄给我们每个脑壳一下,道:“不规矩些啰!”

我家接老客定在每年农历的七月十三日,父亲在外工作,每年都要赶回来办这祭事,总要带回一大兜苹果、梨、红枣。那时我在家最小,嘴又谗,便早早盼这一天到来。接老客后,我便可以吃供果。听老人讲,吃了供果会胆子大,身体强壮,永不生病。我很以为真,每每总要多吃几颗。

今年又逢此祭日,我早早从厂里赶回家,过这祭事。自从父亲去世后,我便顶职进了厂,转眼又已两年。那天回家,母亲早已办好供品单盼我回来。已经中午时分了,大哥杀鸡,我炒菜,母亲摆供品,二哥点烛点香、烧纸钱,并宣读衣礼钱币包。父亲的遗像就挂在神位的旁侧,头发梳的很整洁,两鬓已略为有点斑白了。父亲很高大,如今他一个人冷冷地站在那里。他好象在笑,笑里透着慈祥,透着自豪。可是。此时在我想来我却觉得他老人家在哭。是的,他怎能不哭呢?

父亲去的早,也去的突然。那年,他才四十八岁,四十八岁啊!

以前是父亲接爷爷,这会便轮到我们接父亲了,读着烧衣薄上那个凄凉的牌位,我们的心就酸酸的,就要掉泪。为了不使母亲太伤心,我们便强忍着不哭出声来,用一种心碎的声音,一遍遍地念着父亲的牌位。小时觉得是件好玩的事,如今才懂得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这种祭事,原来是一件多么沉重而庄严的事。逝去的,永远都去了,活着的,除了伤心,便只有哀思,无尽地哀思了。望着那忽闪的烛光,望着那轻烟缭绕的香火,望着父亲那张凝固了的笑脸,我的心好沉好沉。望着,望着,泪水就止不住地流了出来。我哭了,姐哭了,大哥二哥都哭了。母亲默默地坐在一旁,早已是泪流满面。声音颤颤的,她不时喊我们添酒,也不知添了多少回。父亲生前是最爱喝酒的,度过了苦短的一生,这辈子最也看不到父亲微笑着坐在桌边,可是如今他还真的能喝到这清香的米烧酒么?还能一边给我们讲着往事,一边惬意地喝着母亲给他蒸制的米酒么?记得我七八岁时,父亲就教我喝酒,他笑着说:“现在让你喝酒,等我老了,希望你能蒸酒给我喝!”是的,父亲,我要蒸酒给您喝,蒸好多好多酒给您喝。可是您要回来呀!今天是您和公祖们一起回来过节的日子,我们为您准备了好多酒,您老就慢慢喝吧!您能闻见这酒香么?父亲啊!您知道吗?今天我是多么想陪您老多喝几杯呀!可您怎么就忍心早早地离开了我们,一个人去寻找公祖们去了呢?您那里也有酒喝么?要是没酒了,您老就回来托个梦给我们,我们会给您送酒来的。您就尽兴喝,您一个人,可别太苦了自己,您这一辈子已经够苦的了。

父亲去了,永远地去了,以后每年只能在这一天来回家看看。“七月半”,这是一段不同寻常的日子,这是一段世代相传的辛酸日子。也不知是哪一位公祖开创了这个祭日,一代传一代,传的如此虔诚,传得如此神圣,传得如此酸酸楚楚,牵人心肠,“七月半”这引人伤感的日子,这引人哀思的岁月,象一曲无词的歌,在我们沉重的乡事里默默流传着,没有故事,只有一种无尽的思念,一种沉重的记忆。

酒已添满了酒杯,饭也换了三回。今年这祭日过得很慢很沉,以致于我们都已经忘了父亲已经离开了我们。母亲的眼泪还未流干,她不时抬眼望着墙上的父亲,仿佛在说:“请您回来吧!这苹果熟了,枣子熟了,我昨天买的,您就多吃几颗吧!您来看看您的儿子们,他们都已长大成人,老二还上了大学,您的小孙女已知道叫爷爷了,您就多保佑保佑他们啊!”

母亲脸上挂着一行长长的泪水,晶莹晶莹的,我不忍再看。

但愿父亲此时真的能够回来!

七月半乡事

七月半乡事。七月半“接老客”大概是我们湖南衡阳地区独有的一种乡俗,每年从农历七月初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