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殇孑老(作)

时间: 2020-08-15 09:28:33

从来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寒冷的梦境中,总会遇见想见又不敢见的你。可惜的是,每一次都是我们离别时的景象。你背对着我,踏着干枯的落叶匆匆离去。留下的是我淡淡的忧伤。

每天,总是呆呆的,站在无人的阳台上守望你,直到许久,才回过神,这才想起,我竟然忘了,我是在看你。有许多人告诉我,那只是在浪费时间,我依旧不舍,因为,我愿意浪费。

晚上,望着窗外的星星。许久,眼睛却依然不舍闭住。也许太幸运,我看到了一颗流星,不知它是否可以让那盆汗水浇灌的满天星永远一片雪白,不知它是否可以让金花石蒜永远不会绽放出宝贵的金色;或许,它只是一颗扫把星,带走了满天星以及金色,却为我带来了想要的颜色,不想要的名字:红花石蒜。不知不觉,含着泪进入了梦乡,你默默地离开。

白天,我依然愿意为你浪费时间。

你生气了,告诫我:一个人,要么躲在角落里,默默的舔舐自己的伤口,要么站在人群中,虚伪的带上微笑的面具。

我无奈,沉默,表示默许。

你也答应了我的条件,在我看你的时候,你不躲避我的眼神。

守望着远处模糊的树影 和那刚升起的没有光泽的朔月。阴雨飘飘而下,赶走了月光,同时也赶走了你。

我不顾风雨,跑到草地上,去寻找你,很遗憾,在着浓浓的雾气中,家炸着黑夜的屏障,我看不到你那微笑而又陌生的脸,听到的只有雨的打击声和无肆的风声,从也听不到你那温馨而又生疏的声音。到处摸索,总也摸不到你那艳丽的霓裳,你我唯一相同的,便是我们都在感知着对方的愁伤。寻找了很久,突然站住。我忘记自己在干什么。

雨点击打着,为我的忧愁伴奏,望着那一望无垠的黑暗,以及少许的点点灯光,再也看不到月亮和那可恶而有讨厌的扫把星。

本想和你一同向月老祈福,现在,却只能一个人面向无限黑暗诉苦:

曾有几次,我在你的面前哭泣,你并未怜悯,反而说我不可理喻。曾有几次,我一人偷偷流泪,你发现了,转身离去。

你何时才知道,我所寻找的那株玫瑰,是我利用了多少泪水浇灌才长大的,它早已经历了百年的沧桑,那艳丽的黑色意推成紫色。因此,我想用我单纯的白色重新让你艳丽。你何曾在意过。

你总以为我太固执,总以为流泪是一种懦弱,你何曾想过,我有一颗易碎的心。

我不希望自己有朝阳的鲜红,不希望自己有珍珠的价值,只希望自己有露珠应有的透明与平凡。在凌晨为万物梳洗,在美丽的朝阳出现之前化作一缕青烟悠然而去,永远漂浮在你周围。

于是,在那个孤寂的秋日凌晨,我默默地消失。

你曾不知,我去寻找被你赶走的那只折翅的鸟,去寻找心中的空缺。桑梓树,我将永远漂浮在你身边,因为我不舍你孤独。

树枝,已无绿色,它们早已褪色,并躺在雪白大地。望着无垠的黑暗,我才明白,它,回不来了。

你的绝情,让它心灰意冷,无情淫雨,阻挡了归途,浇灭了它最后的希望,我未曾想到,折翅的它竟会远离。

连日的淫雨,总让这个漂浮不定的水珠落下来。让它凄伤不已。终有,它想离开了,却发现,朝阳再也没有了,换来的是漫天白雪,它变成了一块冰,永远的躺在桑树上。再也未离开。

我你知道什么时候,你回来,囚笼中释放,待我醒了,你已离开,或许,这是因为它吧!

站在玻璃前,少许的行人,点点灯光,却再也找寻不到那个熟悉的背影,远处的夕阳,已不是往日的艳红,黑色取代了一切,难道又该下雨了吗?身边的一声声大笑,难道是为你不能回来而发出的吗?

我再也呆不下了,我离开了那温暖的怀抱。才发现,又到了冰天雪地的时节,真不知,你怎么回来的。

那日,它的绝情,让你我再也不能相遇,因此,在那时,我已想离开,可现在,已是一片冰天雪地,我才离开,

一切都晚了。

在一片白雪之中,我只找寻到了你的少许羽毛。我将自己又化成一块冰,将你包裹,永远隐藏在万丈深渊中,让你这个受尽冷漠的生物可以感知温暖。

上一封 下一封« 返回

水殇孑老(作)

水殇孑老(作)。从来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寒冷的梦境中,总会遇见想见又不敢见的你。可惜的是,每

上一篇:殇(二)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