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下青莲

时间: 2021-11-25 11:53:48
醉意阑珊,夜睡心田。那古色书香是夜色里泛起的温柔,徐徐蔓延,宛若天籁袅袅,轻风拂来,荡起墨池里阵阵莲香。 –题记 那一篇篇古诗、古词,和着这微冷的春风,混着雨后泥土的清香,迎面相扑。夜来风雨,零落这夜半清冷,伶仃花落,那其中缱绻痴怨,同谁与共?年年岁岁,岁岁催人老。一朝春去,香丘散尽,只换得一抷净土,香魂难安。依旧是你我熟识葬花的那个女子,独倚花锄,喃喃呓语,扬一袖残花,祭奠芳华暗度。哼一曲红楼清梦,唤醒花魂鸟魂。合上那红楼古梦,轻闭双眸,仰面回想,朱宇妙阁,廊腰缦回,一花一草,亦一情一怨,一诗一词。 放不下红尘痴怨,放不下幽幽缱绻。几年如一日的岁月光年,全伴随窗外年复一年堆积的黄花,在夏季荼蘼,在秋季随归雁飘零。依旧摊开铜镜,只可惜人面桃花,不再春红。拭去眼角的清泪,凝眸镜中自己,便不觉地发现了岁月溜走的脚印。易安的嗟叹,从此宛若悲歌轻吟,夜夜夜夜,那悲情的掩面哭诉,凄凄惨惨。那怀春少女,泛舟莲池,暗嗅青梅的年代,早如两三盏淡酒,和着岁月风声,一干而饮。执笔挥毫,写下珠玑字字,倾身拂袖,画出墨下青莲。 谁还记得那一年,姑苏城外,渺茫而煞人的钟声?一晃千年光景,如今泛舟江面,慢摇船橹,那悲情的历史在这荡开的水面,如水墨山水一般幻灯重现。闲花落叶,鸦语呢喃,青霜漫鍍,颔首低眉挽一轮江月。枫叶飒飒,闷杀这壮志未酬之人。张继,那个面目萧条的男子,任夜风送远他的思绪。抑郁无法排遣的心中苦厄,就宛若那远处传来的清脆钟声,声声送凉,叩击心头。孤叶扁舟,点上微微渔火,眉头紧锁,记下这深秋凄景,<枫桥夜泊>跃然纸上,淡墨轻纸,竟写下了满江的哀愁。 "人生若只如初见"今生短暂的擦肩,那惹人的回眸一笑,竟无意中书写了词坛中一首永恒的悲歌。英华早逝,就如同花一般男子,刚到荼蘼,便昙花凋谢。词风近李煜,或许性格里他们同样留着词人血。"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南唐的命运终究在他的手上穷途末路,可纳兰的"何事秋风悲画扇?"与之相比那分哀愁倒显得清瘦,那一本厚厚的<饮水词>典藏了他毕生风华,只可惜与那浓浓的历史相比,总显得略微轻薄,用他的一句话说"不如前事不思量"。 他似乎是唐诗的代名词,生在盛唐当下,自然他的眼里多了几许浪漫。虽偶尔低头思故里,但他却总带给我们更多充满豪放的曙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就是性格的写照。纵然一代风流,却不乏对友情的珍视,三千桃花潭水,堪比故人友情。但生活总难尽人意,抽刀断水的荒唐之举,只惹得自己愁上高楼。对酒当歌,扣问人生的真谛,花影月影,独饮那夜色的轻魂。 流觞曲水,幽幽琴曲,对月当歌,感叹生命轻重,低吟岁月流芳。红烛摇曳未央月夜,透纸窗看未眠之人。天上的归雁,水中的游鱼,盛衰的花朵,都是他们酒盅里的清饮。他们大多是哀愁的故友,是岁月的情人,他们习惯了在夜晚闲庭踌躇,将眉头深锁。轻点浓墨,任心绪铺展,在宣纸上留下一篇篇你我如今哼唱的佳作。似一朵朵写意青莲,待轻风扫过,徒留清香。 或许因为活在当下,整个世界都变得喧嚣,当一切墨守成规时,我们只学会了周而复始,心里那一份偏远与宁静早已被搁浅,有时品读诗词,不为别的,就只求一份安宁,心之所向,万物皆轻。 –后记

墨下青莲

醉意阑珊,夜睡心田。那古色书香是夜色里泛起的温柔,徐徐蔓延,宛若天籁袅袅,轻风拂来,荡起墨

残梦伴孤魂,繁花凋谢梦凄凉

这一切都已经成为凄然泪下,犹如繁花凋谢梦凄凉,我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惆怅,夜里总是有些什

中国名家散文精选pdf

开讲啦国家一级演员演讲稿精选开讲啦国家一级演员演讲稿精选一、斯琴高娃:痛苦是传奇人

心里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其实,一直都很想向你说一声,对不起。可是,却也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我不知道该不该后悔,但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