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乡愁,满满的倾诉

时间: 2021-11-25 12:12:07
 满满的乡愁,满满的倾诉

  阳春三月

  

  回首很多年以前,我怀揣着赤热的梦,甩甩头,踏上南下的列车,还别过脸望着故乡笑笑,却悄悄地挥挥手,就这样轻率而又有些不舍地地走出了故乡的目光。一路呼啸而过的风告诉我,已经是一名异乡人了。

  同当年南下的诸多年轻人一样,我也轻易地淹没在新鲜地空气里,将激情点燃,将汗水煮沸,在异地都市的灯影车声里煎熬,跌倒,滚爬,甚至颠沛流离,餐风宿露,风霜雨雪。然后,收获,爱恋,筑巢。以为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安居。可是,我忽然发现,从故乡带来的气息,任凭异乡的风吹括,任凭异乡的雨洗刷,却怎么也除不尽,一种眷念和思愁悄然滋生,疯长,一直爬进了我的骨子里。

  终于,我知道这就是乡愁,我也知道,乡愁的那端是故土、故人、故情,原来乡愁的是那样刻骨铭心!

  故乡生我养我,故乡有我的亲人,有我的童年少年,有我熟悉的山,熟悉的水,熟悉的风雨,熟悉的草木,熟悉的牛羊,熟悉的土地……这一切总是那么亲切,那么温馨,那么久久地萦绕在我的脑海.一转眼,一低头,一回首,故乡的影子刚在繁忙的工作中消失,却又在工余的隙缝中出现,总是抹也抹不去。在陌生的异乡,似乎总能遇上似曾相识鸟兽,似曾相识的山水,似曾相识的街道。在陌生的人海中,似乎总能看见找到熟悉的身影,听见熟悉的声音,闻着熟悉的气味。我知道,其实,那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错觉,或者说是一厢情愿的意向。

  最是每逢佳节之即,那思念钻进了我的每一根神经,每一寸血管,随着心跳不住地起搏,不住地扣响的思绪

  在异乡,乡愁总是忧郁的,温馨的,沉沉的,满满的,任什么都装不下,任什么都掏不尽。最苦是无人诉说时,一支香烟,一壸酒,让乡愁深深地埋进心窝窝里,让风让月去感知,去品评,去传送,让文字去演绎,去牵着墨水恣意流淌,去感动千万人的心。

  很多时候,我静静的一个人,让泪水反反复复地流过脸庞,流向故乡。

  

  多年以后,我重回故乡,心头的欣喜莫可名状。却忽然发现,故乡已不再是我脑海中原来的故乡。踏着街上遗留着的青青的石头路,石板桥,抚摸着依然残存着的沧桑的老墙,古朴的小巷,数着破落的木制骑楼,祠堂,老井,拐角,想象着老街上整齐的房屋,活泼的人物,谈笑的音容,追逐的家禽,我在记忆里寻找童年,寻找故乡,一边扣问岁月

  眼前的故乡是我的脑海中那原来的模样么?疮痍满目,芳草凄凄,全然不见当年的古朴厚实、祥和融洽。原来,富了的村人纷纷外迁,或住进县城省城,或远徙北上广深,留下来的,为方便交通,也纷纷将新房建到了村口村外。就这样,原来的老村荒凉了,徒留一片片的老房旧屋,间或散落着零零稀稀的几户新房,极不相称。空房子老房子长年风吹雨打,日久欠修,逐渐败落了,反被野草肆意侵袭、占领,满目萧条,令人唏嘘。

  我是个恋旧的人,独自随意漫步在老村那清清冷冷的大街小巷,看见熟悉的故人,初时模糊,却印象依稀,待双方试探着打着招呼,终于认出来了时,欢喜得不得了,拉着手嘘寒问暖,久久舍不得分散。偶尔,与陌生的新人相见茫然,或点点头,或相视无声,或事不关已的样子。循着童年清晰的记忆,我却越走越迷茫,终于,我迷失在残垣断壁之中,迷失在生机蓬勃的蒿草之中,竟然找不到方向,而我的身上却莫名其妙地袭来浓浓的异乡的味道

  我凄然而笑。

  这回,我住在老姐家。老姐也恋旧,舍不得离开老村。晚上,我躺在老房子里,就如睡在故乡的臂弯里,躺在故乡温暖的胸膛前。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触摸到了故乡的心跳,真真切切地体验到了故乡的沧桑。故乡老了,诸多嫌她贫嫌她拥挤嫌她闭塞的人,离她而去。故乡老而无力了,任凭破败,任凭荒草欺凌、肆虐。我感到故乡的泪水滴在我的脸上,生生不息地流,汇成村前村后的小河,一路淙淙东流。我是故乡的小河喂养长大的,故乡也因小河而滋润,而丰满。小河里,童年的我和快乐的小伙伴们在嬉戏,在打闹,欢喜一团。我忽而一下子笑醒了,可我多想沉浸在那天真无邪的笑声里呵。窗外,黑乎乎的一片,沉寂,静得可怕,除了几声狗吠外,间或传来小孩的哭泣老人的呓语。我睁着双眼再也睡不着,我觉得,满满的夜里都是风的凄诉,那是故乡的风呵。

  一种凄凉让我颤栗。

  

  短暂的重逢后,我终于又返回异乡,住进灯影车声里,从此,故乡的身影更是抹不去,故乡的忧伤更是浓浓的,浓得怎么也化不开。白天刚刚辞别故乡的背影,夜晚又送来故乡的面容。谈笑里有故乡的情趣,风雨中满是故乡的叹息,笔下却粘稠着故乡的忧伤,连稿纸都洒满故乡的泪印。

  无论故乡贫富,无论故乡今非昔比,故乡都已住进了我的身体,深深地驻扎在我的脑海里,成为我思维的坐标,成为我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想,恐怕我这后半生余年,无论我走到哪里,身在何方,故乡都和生活在了一起。

  我当然企盼着故乡重返青春年少,重返昔日的昌盛与繁华。

  我忽然恨自己当年离开故乡时,是那么轻率,甚至有些轻狂。

  我想,如果哪一天我客死在异乡,埋在了不知名的山岗,或者火化成灰,我相信,我的灵魂一定回到了故乡,依然与故乡守望,与故乡日夜相伴,不弃不离,永永远远。

  

  

  2016.10.31

  

满满的乡愁,满满的倾诉

满满的乡愁,满满的倾诉  阳春三月    回首很多年以前,我怀揣着赤热的梦,甩甩头,踏上

捡拾一片落叶的情怀

编辑荐:时光一路走,我一路捡拾生命中的点点滴滴,不畏风雨,不慕天晴。秋去冬来,一切顺其自然

我心中的北京城

北京,这座城市囊藏着神迷的古老传说,保存着朝代的风韵,遗留着复旧的气息。北京的外城宽阔

奶奶,冬天到了,您那里冷吗?

寒夜静伫窗前,    守一轮明月。    望霓红荏苒,    述一世伤悲。    尘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