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长大的我3

时间: 2020-04-11 16:54:37

  母亲竟然真的去了,小店老板承认少给,算是还我清白,我倒不曾认为,那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诚实的问题,一个星期之后,我去到小店买东西,老板开口对我说道,假如发现少钱的话,我要第一时间开口,不然的话误会越来越大,自从这一件事之后,我买东西时怀有胆怯,怕老板少找钱,自己回家后会挨骂,但是每次拿到钱后,我就非常头疼,认真地算一遍,奇怪脑袋竟不好使,要么算少要么算多,一下子笨了起来,得怪心里有阴影,也怪母亲执着认真。人长大就会有烦恼,例如算清眼前的数,得面对大人的质疑。  记得那年我十一岁,那天刚好是周末,本来想找同龄人玩,他们提前组队去河里捉鱼,我不知道是哪条河,而两条河相隔甚远,一时无所事事,看见龙眼树下有两个小男孩,那时他们只有八岁,我见其中一个在荡秋千,从那笑容来看挺好玩,眼前的秋千看上去脆弱,十几条细绳简编而成,系在树上那两条绳子还不及尾指大,大人坐上去肯定会有危险,承受不了百斤以上的重量,树下裸露出来的泥土处,有一块外表凸起来石头。

  开始时我让小男孩们摇晃,他们很听话且卖力,但是他们越摇越起劲,发出很疯狂的笑声,接下来悲剧就发生,绳子忽然断掉,我从秋千上坠落,像被大人直接甩抛,屁股先是着地,接着头部落地,后脑勺正撞中那块石头,我痛苦地挣扎起来,陷入极度恐慌之中,感觉到后脑火辣辣,伸手去摸竟然摸到鲜血,赶紧跑回家喊救命,母亲吓得跑过来,看见我脑袋破了一个洞,鲜血从伤口不断流出来,像是拧开状态的水龙头。

  她将香灰缸香灰全倒出来,拼命地往伤口处撒,接着用手按住,甚至找来一块粗布,我反而不再恐惧停止呻吟,没有之前那么的痛,奶奶也是吓得过来,她是过来安慰,不是大声责骂,不像母亲那样把错怪在我身上。

  我想去医院看医生,止住血是一时之计,医生才有办法医治,前提父亲在家才行,他要开摩托车搭我过去,一个小时过去,我手上沾的血迹,已经彻底凝结,伤口还是隐隐作痛,在母亲的逼问之下,我道出事情的经过,母亲是善良的,她才不是泼妇,也不爱使用暴力,我倒希望她能发疯,拿刀上门帮我讨血债去,威胁那两个小孩的生命,事实上她选择忍气吞声。

  父亲下班回到家后,得知我的受伤,态度竟跟母亲一样,我倒想他挺身而出,上门去找小孩们的父母,索要一笔医药费,结果再一次失望,他认为我的伤不足以致命,我则认为自己脑袋变笨,不停地用脑算着数,回忆之前发生的事,好像不如之前记得清楚,让我分外惊讶的是小男孩的母亲过来,是有目的的探望,看见我没躺在床上,而是坐在凳子上,总算松下一口气。

不想长大的我3

母亲竟然真的去了,小店老板承认少给,算是还我清白,我倒不曾认为,那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诚实的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无为亦风流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