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 阴历二十 下

时间: 2020-06-29 08:09:35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 阴历二十 下)  她说,这是在禁止范围之内。  我说,这也禁止?  她说,就是禁止的。  我感觉到很无奈,只能是默默地离开。  回到家里,和父母说起了买药的事情。  父亲说,早就禁止了,也不是才禁止的。  我说,我只是买头痛的药而已。  父亲说,头痛的药,可能也是可以治疗感冒发烧的。  我想了一下,是很有可能的。  母亲说,家里的感冒药也不多的。  我说,这应该是备一些。  父母的年纪大了,身体可能会出现不适;并不是我们的年纪,可以抗一抗就会过去的;问题是,他们必须吃药进行调理。  母亲在春天的时候,就是空气干燥的时候,总是爱咳嗽;我就想买个加湿器。外甥知道了,就买了一个,而且是立即就用的。点上加湿器,母亲的咳嗽就会得到很多缓解。否则,就会咳嗽,让我担心不已;只是用了几次,就不用了,只能是吃感冒药。  这个时候,总不能为了感冒药去医院吧?  如果是去医院,会有很多事情等待着;而且,也很容易弄得许多人都是心慌慌。  父亲说,只能是坚持着。  我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母亲说,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我们再说吧。  想了一下,就没有继续坚持着,只能是等待着。  晚上,妹妹回来,看看父母;聊天的时候,就说起了买药的事情。  妹妹说,买感冒药是没办法的,买去头痛的药,还是可以的。  我说,好吧,给我买一些。  妹妹说,好,下一次回来,我就捎给你。  晚上回家的时候,是坐着妹夫所开的车回家的。  也有些意外和兴奋,是儿子从他的姥姥家回来了。  躺在了床上,继续发着文字;然后,开始看着新闻。只是新闻里面,并没有什么意外,也没有什么事情变化。用一句话说,疫情在继续。  有时候,心中在想,什么时候疫情结束啊?连买点药,都是这样费事。  儿子说,现在出入需要戴口罩的。  我说,必须的。  儿子说,如果不戴口罩,就有感染的可能。  我说,对。  没有办法,只能是这样说着;戴口罩并不一定就可以预防的;这是肯定的;只是从概率的角度来说,比不戴口罩的人,感染肺炎的几率,恐怕是小很多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就应该是戴着口罩,而不是不戴口罩。  儿子说,这样是对每一个人都好。  我说,是对每一个人都好。只是你今年春天,上学都不行了。  儿子不明白,说不上学?  我说,不太有可能会上学。  儿子说,为什么?  我说,担心传染啊。这样隔离,才会不被传染。  儿子说,谁也不要被传染啊。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 阴历二十 下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 阴历二十 下)她说,这是在禁止范围之

上一篇:随思杂录 下一篇:忆往昔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