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

时间: 2020-06-29 08:09:19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初四)  尽管是睡得很晚,还是没有得到安眠。大约是凌晨两点,才带着思绪,睡过去;而现在,却带着很多的无奈,睁开眼睛,露出着很多的朦胧。好像是睡了,也好像是醒了,很奇怪的感觉,却有些不一样的世界。  不知道别人的睡眠,因为我不可能会走进别人的心间,看看他们是否有梦,或者是安宁。我只是知道我的脑海,从十多岁以来,闭上眼睛,就会有梦,在不断周旋,在不断盘旋。曾经和小毛说过,她说,你这样大脑得不到休息,会总是感觉到疲惫倦意。  拿起不远处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的足迹,却是四点过三分,这让我的思想乱纷纷,有些爱恨,在不断纠结,在不断凛冽,就像是外面的风一样呼啸,有可能会听到很多的嘲笑,却并没有办法制止,也没有办法控制。因为我感觉到不到任何的美,或者是夜色的魅;因为我想要继续睡,只是闭着眼睛,却没有办法平静;思想会不由自主地走,会随着武汉长空的白云悠悠。是牵挂武汉?还是担心武汉?我好像没有那么伟大;只是我的眼皮不喜欢打架。  离天亮还有很长时间,我有些慵懒,不想要动弹,却有些百无聊赖。没有办法,我的情感做了淡淡的挣扎,有些凌乱着,却不由自主地伸手拿起手机看着,想要知道武汉最新的情况,想要知道武汉所经历的迷茫。  今天我休息,可以不用沿着昨天的轨迹,继续走,也没有任何的闲愁,在我身边漂流。不知道为什么,上班并没有什么曲折,却会感觉到有几分乏,可能是情感的风沙,在我的击打,可能也是岁月的河流,让我有这样的感受。  大年初四,本来应该是鞭炮声四起,却是寥寥无几;偶尔的响起,才会感受着年味,因为这个春节并不美。  家里面就我一个人,在静静地品受着时间的吻,在带着心头的疑问;也带着淡淡的孤独,在等待着日出。如果是上班,会有点紧张在心里面;现在,则是有些百无聊赖,在静静地等待。  孩子和他的妈妈,这几天都在老丈人家;今天去大姨姐家,都是在那里团聚,这是春节的待遇。因为是休息日的关系,他们是不可能会早起;这和我不一样;他们八点钟起床,都是很早了,这是可以理解的。  一个人的寂寞,也是难当饥饿;所以只能是离开床间,到了厨房里面,泡上一包方便面。我很喜欢吃方便面,因为它“方便”,而且是味道不错。这可能和我的性格有关系;并没有要求过什么美食,吃饱就行,可以让肚子保持着“安静”。  泡上之后,并没有停留;立即回到床上,继续关注着疫情情况。  当天亮了之后,我的肚子再一次吵闹不休,才想起来有着方便面,立即到了厨房里面,一顿的狼吞虎咽。  吃完,刷碗,回到床间,继续看着手机里面;同时也在等待着时间的旋转,直到九点。  有些不情愿,却不可能不去给老丈人拜年;因为我嫌弃耽误时间,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是必须去做;尽管昨天晚上在QQ空间请假,还是会犹豫几下。  坐十五路车到八三,从八三倒车到岗店。尽管公交车在街里行驶的,空座还是很多的。毕竟是春节,很多人都在家里形成团聚的世界。  买了两箱饮料,毕竟空手不太好,就到了大姨姐家里,可以看到浓浓的春节之意。  老丈人、丈母娘是肯定在,二姨姐也在。二姨姐年轻的时候是在苏州读书,最后也在苏州安家落户;以前孩子读书,所以几年回来一次,现在是一年一次;因为孩子长大了,在美国留学的。小连襟也在两口子当然也在,孩子也在;他们是从大连回来;再就是我的孩子,几天看不到有些想念的儿子。有些意外的是,看到了大姨姐家未来的儿媳。  说了几句话,看着这些人都没有多少变化,也好像是有什么变化,都变得不一样,孩子在成长。不可能会这样静静地说话,毕竟彼此之间都有着几分牵挂,却不可能会露在脸上,而是在麻将上。  很快,几个人就摆好了麻将,在“长城上”,不断开始锻炼脑筋;当然都是男人;而女人都在聊天,孩子在看着电视节目的表演。  我很喜欢玩麻将,却玩不好麻将;而现在是不爱玩,嫌弃浪费时间。问题是,这个场合里面,我不可能会有什么改变;即使是陪伴,也是必须是玩。如果是静静地玩着,没有人说什么,还是可以的;问题是,怎么可能?玩麻将怎么可能会安静?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初四)尽管是睡得很晚,还是没有得到安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初四)尽管是睡得很晚,还是没有得到安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初四)尽管是睡得很晚,还是没有得到安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初四)尽管是睡得很晚,还是没有得到安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