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

时间: 2020-06-29 08:09:18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 初三)  下班的时候,就和小毛一起走。  小毛是很厉害的女性,或者是说很聪明的女性。她的公公婆婆住在她的家里,是八十几岁的年纪;本来是在岗店,住在他们自己所盖的房子里面;只是自己的老房子,并没有暖气,所以在每一年的冬季,就会被小毛两口子接来,等待春天的到来。  很多人都是和公公婆婆处不来,而小毛的公公婆婆对小毛却很依赖。用小毛的话说,在一起就别挑错,否则就是没完没了,就没有什么美好。  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武汉,也觉得小毛的话里面,有着很多的哲理,或者是道理。毕竟是武汉出现了疫情,这并不是风景;而是事实,是不可改变事实;却并不是埋怨的时候,可能只是一个时间段里面的忧愁;需要全国人的齐心协力赶走。  想归想,而现实却不可能会改变;因为我们下班并不顺利,或者是说回家的路途并不顺利。  春节期间,公交车行走的时间,并没有固定,也不可能会按照时间坚决执行;而且,公交公司为了成本的节省,会减少车次的通行。  这一点,我和小毛早就知道了,所以提前下来等待着公交车。  大约是二十多钟之后,我和小毛就开始步行而走,当然脸上免不了留下苦笑;因为我们都知道,公交车已经随着北风的呼啸,很有可能会被“刮跑”;而心里猜测到,大约可能也是因为人儿少,所以公交公司就把这趟车次“掐了”,而我们却不知道的。  大约是步行了十几分钟,两个人也是心中,有些郁郁而行,到了污水处理厂的站点等待着,直到出现了公交车。积累下来,也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让我们期待。通常我们坐不上公交车,是会步行到景雄的;而现在却不敢在景雄等待,毕竟我们也不知道公交车是否会耍“无赖”;只能是十字路口处等待。  等待是很无聊的,也是有些苦恼的,还有焦躁的;同时,为了不把时间浪费,也可以注意到很多人的行为,可以看得细致入微。等车的人并不少,可能是因为车次少,所以都在这里站着,翘首期待着;而这些大多数人的脸上,都有着口罩在遮挡;当然,这里面,并不包括我,毕竟我是不习惯戴口罩的。  小毛是与我不同,并没有与我同行,就不戴口罩;她是习惯了戴口罩。风很大,很烈,很猛,怎么可能会让病毒留下?这些人是心里安慰吧?  坐在公交车里,脑子在分析,公交车出现的变化,怎么会这样拖沓?有些出人意外,也是让人被迫忍耐;可能公交车司机也不想要这样,毕竟是东北的冬天在回荡,让很多人都感受着寒冷,也会让很多人都开始变得躁动。这就像和武汉一样,本来是意外的事情落下的波浪,却让我们很多国人的思想,变得有些激荡。即使是我们不想要接受着武汉出现的疫情,还是必须接受着发生的事情;这和公交车的出现,都是一样的简单;并不是很复杂,只是我们的内心在挣扎。  怎么会又想到了武汉?我心中对自己有着淡淡的埋怨。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我掏出手机接听,里面是母亲的责备之声,问我为什么现在不回家,什么时候能够到家。  我有些意外,因为母亲很少这个时候催促我,而是会等待。我说是公交车晚点,也说出了大约回家的时间。  母亲说等你回家送神,你都没有回来,所以我才问。  回到家里,连忙和父亲一起,赶紧送神;除夕接神,而初三送神。我却忘了,也没有不记得。  忙完之后,也感觉到时间如水的流;因为我想要发文字,这个时间里,有些仓促,却还是必须坚持走着自己的路。  很多人曾经说我写得东西,都是坚持,都是一天的意志;说实话,并不赞同他们对我的看法;我是爱好者,用文字说着自己的寂寞,还有自己的孤独,还有自己想要走的路。意志,还有坚持,我不想承认,也不能说是我的坚韧;只是想要告诉别人,这是我的习惯,所以才会这样与文字的纠缠。  依旧是背对着母亲和父亲,却可以听到父母交流;通常是母亲疑问,父亲负责回答。  母亲看着电视,说道武汉的事情影响很大,波及面很广。  父亲说,现在是严防死守。  母亲说,都开始戴口罩了。  父亲说,这是肯定的。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 初三)下班的时候,就和小毛一起走。小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 初三)下班的时候,就和小毛一起走。小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 初三)下班的时候,就和小毛一起走。小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 初三)下班的时候,就和小毛一起走。小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