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 阴历二十 上

时间: 2020-06-28 10:00:01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 阴历二十 上)   坐上公交车,觉得公交车里面的人,又多了几个。座位还是闲置很多,和以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希望,却在不断展开着,毕竟是人多了。这和武汉是一样的;可能是我们并没有看出多少变化;而实际上,每一天的数字,都在变化着。  到了单位,还是来到了我的工作地点,就是门岗,一天的工作时间,就这样开始了。  很快,老二过来,就坐下,和我说了几句话;而小姜也慢慢来了,也在门岗里面待着,形成了“三巨头”;尽管是没有制定雅尔塔协定,却还是制定着一个简单的协定,就是门岗保持着两个人的存在,什么时候我在,什么时候老二在,什么时候小姜在。  小姜有点事情,过一会儿才能过来。  老二说,现在感冒都成了问题。  我说,感冒有什么问题?  老二说,肺炎啊,就是担心得了肺炎。  我说,可以去医院。  老二说,就是咳嗽,就去医院?  我说,你还是制造恐慌的。  老二说,本来是害怕啊。  我说,很多人都害怕。  老二说,去药房买药,感冒药都没有。  哦?感冒药是不敢卖,这是情理之中事情;那么,那些治头疼的药会不会卖?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也是因为我的药快用完了。  我很不喜欢吃药,也不愿意吃药;却不得不吃药,压制我的头痛。我的头痛,现在好多了,一直在继续减轻。痛的厉害的时候,我就像是过去打摆子一样,身上一阵冷,一整热;呕心,呕吐,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这还不是最为严重的时候;最为严重的时候,就是恨不能死去;脑子中间,有一条烧红的铁棍插着。这个滋味,让我是难以忍受。  很多人都说,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我也去医院检查了,只是没有什么病症。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头痛,我也不知道。  老舅妈去世的时候,那一天我的头,剧烈的痛;只能是用凉水浇在了头上,有些减缓;只是作用并不大;二胖(就是老舅的二儿子,我的表弟,是姑舅表弟)说,不能用凉水浇头,这样更不好。  我说,没有关系,习惯了;而且这样很舒服的。  二胖说,这样效果也不好,不治病。  我不以为然。只是当天头痛得死去活来,什么都做不了,眼神也带着几分朦胧;是头痛引起的;被母亲好一顿的责备,说我去做什么。当时的我,是真的坚持不下来;如果是能够坚持,就会继续坚持下来的;一动不敢动,只能是静静地待着。  后来,看到了一篇文章里面记录的是,如果是冬天用冷水洗头,是很容易引起头疼。这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一直以来,从二十来岁开始,我就是用冷水洗头的;这样感觉到很舒服;还有,如果是下雪,就更好了,我用雪放在头上,让雪慢慢地融化;这个感觉,真是不能用舒服形容,而应该是用幸福来形容的。  无论是天气怎么冷,都是冷水洗头。如果是头痛轻微,也是用冷水浇着,就会得到缓解,也会感觉到强很多;如果是剧烈疼痛,凉水是没有多少用处的。甚至有时候,一疼,就是接连几天。可以说,几天都是想要死亡的感觉。  从那一篇文章开始,我就不再是继续用凉水洗头。开始的时候是很不习惯的;逐渐的就慢慢变得习惯了;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头痛就减轻了很多的。这让我感觉到很高兴。  只是头痛还是存在的;所以需要吃药。  下午下班的时候,就自己去药房,开始想要买药。只是卖药的人告诉我,不卖的。  我说,这不是治感冒的药,是解除头痛的药。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 阴历二十 上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 阴历二十 上) 坐上公交车,觉得公交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