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末,寄给自己的两封信

时间: 2021-11-25 08:43:32
第 ,寄给2006年的自己。里面是一个30岁的文青,对这名少年的嘱咐和交代,关于文学观点的碰撞、同窗情谊的演化,以及收藏家的重要性。而这一切,都关乎那位其思如风,文辞浓烈的“黑马同学”。  正文:  “黑马同学”是一位鲜少能与你共享沉默的人。无论何时期,他不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带着新鲜的风尘和客套的表情,在屋檐下共话寒暄。他是和你同处一室,嚼着一块烤熟的牛肉、嘬着白酒,然后为炉膛填入一把柴火的人,自然如空气,无声更胜有声。  他还是你记忆的“义肢”。一段话、一篇字、一件事,被你遗落在人挤人的时间旅行中,但他总能准确翻找,供你有所回味。就像从布满灰尘的角落里,找出一束新鲜的光,在那越发易裂的性情中,打进一针强心剂,让我知道我曾知道的我。在那些平白无瑕的日子里,我写下的对于青春的定义,在十六七岁的少年现场中,我说出的如风般无谓的话,我的本真片段,从此有了来处。  你也可将他设为轴心,画出一个回忆之圆。总有些苦涩的人或事,像浓茶一样摆在密室中,供你们二人豪饮。这些话,对外不必说,对内不需说,对自己不必说,但还是想说说,说出来。说一说,天高云淡,大口出气;论一论,斜的歪的,总归舒畅。在这个维度,这只“马”是水面上你的倒影。  从不互道朋友,更不相称兄弟。在真正的理解面前,那些像流行病一样笼罩人间的称谓,显得无味。酒桌上的交道可以框定,但对饮的畅快难以框定;刻意的交情可以定义,但熟知的感觉难以定义。这个世界本来无需定义,太多的定义让人活成一种伪装。  不过,少年,你应该也记得,一件使你在青春之夏,感到无法释怀的事。黑马入院,事态不小,你本想在那次的捐款上多尽份力,奈何,手中余钱并不如愿。这件事发生在青春之夏,窗外的杨树花开了两个轮回,从此,桌子更沉默,书本更孤寂,灵魂更瘦弱,而那个呈递上去的面额,永远如鲠在喉。  -----------------  第二封信,寄给2015年的自己。里面是一个30岁的男人,对这位大眼睛青年的忠告和透露,关乎风月的秘密、誓言的重量、爱的意义,以及时间的公道性。而所有的一切,都关乎那名出身农村,风格朴实的女孩。我将给予她描述。  正文:  我印象中...  她不会低头含蓄,会心一笑  她只有乡下大娘一样,春风扑面的爽笑  她学不来窃窃私语,步步为营  而是开门见山,直话直说  她正是《格调》中所描述的平民阶级:常常发出能引人注意的大笑  丝毫没有中产小姐所恪守的,轻浅笑谈  她宁肯吃点亏,也不想讲伤和气的话  遇到令人愤懑的情况,明明占理的她,却从未将对方逼入死角  反而,先让自己很委屈  她总是出乎意料的,专注人心向善的一面  即便灾难要发生,即便别人有可乘之机,即便事实已瞄准黑暗的方向  我已准备斗争,酝酿好谩骂的话,将武器藏在枕头下  她却在兵临城下时,才不得不上阵披甲  她的思想生活怎么样?  反正永远容不下,午夜的烂漫星空,淅沥惬意的夏雨,以及一场裹着悲伤和旅行的追忆  阳春白雪,不如一碗货真价实的阳春面  她所谓最好的风景,是公园跑道旁,葱葱郁郁的绿植  她最大的一个习惯,是把能吃的食物、能用的物件,留到发霉,以及不得不丢弃  她不会因一朵掠过心头的诗意,忽然大肆消费,让每个日子不浪费,是她骨子里的实意  她不会在你没钱赚,沉迷网游的日子里,弃你而去  她也会强烈的呵斥,抱怨当下,担心未来  但很快又出于无谓的同情,让数落转为袒护  反正...  她不是你理想中,那首甜又殇的十四行诗  但她一定是你人生中,无私奉献的十四行梯田  给予你充足的粮食,底气,而这正是生命的永恒诗篇

2021年末,寄给自己的两封信

第 ,寄给2006年的自己。里面是一个30岁的文青,对这名少年的嘱咐和交代,关于文学观点的

上一篇:羊肉泡馍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