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美散文

  •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

    2020-07-05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初四)尽管是睡得很晚,还是没有得到安眠。大约是凌晨两点,才带着思绪,睡过去;而现在,却带着很多的无奈,睁开眼睛,露出着很多的朦胧。好像是睡了,也好像是醒了,很奇怪的感觉,却有些...

  •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

    2020-07-05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 初三)下班的时候,就和小毛一起走。小毛是很厉害的女性,或者是说很聪明的女性。她的公公婆婆住在她的家里,是八十几岁的年纪;本来是在岗店,住在他们自己所盖的房子里面;只是自...

  • 过河

    2020-07-05

    过河不算事,人从小到大不知要过多少河,走多少路。有能过去的,也有过不去的,这条河,就差点没过去。父亲转业回到家乡,我们租住在城郊一个院落,当时也没什么家当,四壁空空,只记得那时是凭票购物、购粮的时代,就算口粮,每月都得计算着吃...

  • 少年纪事---唱大戏

    2020-07-05

    少年纪事---唱大戏时间过得很快的,并不是一天天数的,可能是一天天用步子量的,也可能是少年的心性,在催促着时间的流星,飞山而过,却把前方充满了诱惑。没有什么节目,只能是有着少年的孤独,在日子里面漂浮;毕竟是每一天都昼长夜短,让很...

  • 原创短篇小说:岛上的那个小村子(1-3章)

    2020-07-05

    第一章 上班路上晨曦微露的太平湖,湖面上雾气袅袅,偶有早起收网的渔民划着渔船从湖面驶过,两条放射状的波纹在船尾散开,慢慢地漾开去。小学教师于小美坐在码头边的一块石头上,拿着一本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漫不经心地读着,时而抬头望一眼...

  • 分手吧

    2020-07-05

    “一切都结束了”。冷漠的说完这句,她转身离去,没有一丝犹豫。听闻言落,我刚刚还满含希望的眼眸瞬间失去光彩,灰色如尘,宛如一滩死水。张着嘴巴,苦涩的嘴唇微微颤动,发不出一丝声音。肩膀沉重的缓缓举起右手,仿佛要抓住最后的东西,终是空空...

  • 人问

    2020-07-05

    今夕皓月当空,夜高且清。座前诸君皆为华夏血脉。我有一问,各位且听,学子先行拜上。倘有一日,中国危矣。旱涝大变,赤地千里,瘟魔肆虐,十有九伤,自然灾害频发。官僚腐败,政策失误,民心不稳,社会动乱不堪。列强趁中国衰弱之...

  • 噩梦

    2020-07-05

    一刀刀,一剑剑,掠空般朝我劈来,几十条刀光剑影组成耀眼的光幕,刺痛了我呆滞的双眼。我想逃,我想跑,身体却像施了定神术似的,牢牢的杵立在原地,骨骼如同打上螺丝的金属,连手指都无法颤动。我只得绝望的闭上心眼,听天由命。一刀,两刀......

  • 你今天终于成为“大人”啦!

    2020-07-05

    回到家后,一个人在房间静静听着Yiruma的《Do you?》,不断想起今天送你出嫁的情景。我一直就站在你身旁,为你提裙子,整衣冠,我们相对无言,却知道从此以后你就要属于别人。忙前忙后,接来送去,就是想把你更好地交给他,才能放心离开。 ...

  • 眼光

    2020-07-05

    眼光那种眼光我永远忘不了!害怕,祈求,还有些无奈。正月十六,阖家欢庆元宵节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位亲戚小孙子的满月酒。亲朋满座,欢声笑语。听到我们远道而来,两个弟弟专门过来陪酒。我不喝酒,但老公是喜欢喝的,人越多越热闹,越兴奋! ...

  • 《茶花女》读后感

    2020-07-05

    《茶花女》读后感文/立早昨晚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才好,然后就在书柜里和书桌上乱翻,把《茶花女》给翻出来了。这本书买来应该有两年了,但我从未去看过它,其实我是很期待去看外国著作的,但我又不敢去看,最主要是里面的...

  •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

    2020-07-05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 初三)下班的时候,就和小毛一起走。小毛是很厉害的女性,或者是说很聪明的女性。她的公公婆婆住在她的家里,是八十几岁的年纪;本来是在岗店,住在他们自己所盖的房子里面;只是自...

  •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

    2020-07-05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初四)尽管是睡得很晚,还是没有得到安眠。大约是凌晨两点,才带着思绪,睡过去;而现在,却带着很多的无奈,睁开眼睛,露出着很多的朦胧。好像是睡了,也好像是醒了,很奇怪的感觉,却有些...

  • 说到鬼

    2020-07-04

    白天不要说人,晚上不要说鬼,否则的话容易撞上。鬼是什么东西,有神自然有鬼,人死了之后就会变成鬼,我是这样认为的。每逢到初一十五,母亲总会拜神烧纸,有时奶奶过来提醒,今天是死鬼八公的死忌,需要烧香拜祭,母亲虔诚地照办,说到底她们...

  • 草原上永远的作家阿云嘎

    2020-07-04

    发表于2020年07月03日《北方新报》第12版文/李  悦  王新民我们的老朋友阿云嘎已经看不到这篇文章了,他于2020年6月14日因病去世,我们只能用此文来悼念他。我们和阿云嘎相识二十多年,初相识时就发现他的眼神深沉,朋友们相聚时他的话...

  • 《谁家的孩子谁不爱》

    2020-07-04

    《谁家的孩子谁不爱》这两年来多出差,在家时间少,不经意间发现,咱们社区小院子里,一下子冒出了一窝的小孩子们,大大小小的不一,也就在3岁左右大小的,有的已经会满地跑,有的在蹒跚学步,有的还在小推车和襁褓之中,院子里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小...

  • 2020-07-04

    我梦到我在两元店里打工,在这里我什么也不用干,每天就是待着,女主人有个儿子,应该是在上小学,有一天女主人带我们出去玩,我们开着两辆车,路过了工地 ,这个时候女主人把车停下说有事情要去处理一下,我就看到她进了那个工地 我在一个车里 ,...

  • 无端念念

    2020-07-04

    “我生而为王,我活着的时候,没有人站在身后,挡住汹涌的风,更没有人站在身前,挡住浩瀚的光…”雨砸在窗棱上,这个时候听这首曲子,调子凉薄得令人心酸,人间并没有那么美好,曲子里仿佛注满的都是水,漫天满地的水,那些在水中沉浮的生命,那些轻触...

  •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

    2020-07-04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 初四)尽管是睡得很晚,还是没有得到安眠。大约是凌晨两点,才带着思绪,睡过去;而现在,却带着很多的无奈,睁开眼睛,露出着很多的朦胧。好像是睡了,也好像是醒了,很奇怪的感觉,却有些...

  • 回忆疫情日记 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

    2020-07-04

    回忆疫情日记疫情在继续(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 初三)下班的时候,就和小毛一起走。小毛是很厉害的女性,或者是说很聪明的女性。她的公公婆婆住在她的家里,是八十几岁的年纪;本来是在岗店,住在他们自己所盖的房子里面;只是自...

 689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