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

时间: 2020-06-28 09:59:36

  去年冬天,我们一群六十多岁的退休老人,组团到韩国旅游。接待我们的韩国旅行社,派了一部豪华大巴,供我们团使用。


  大巴司机是一个中等身材的韩国男士,健壮的身躯四体匀称,有棱角的方脸盘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不怒而威。


  韩国的导游介绍说,韩国的汽车都是私人的,我们现在所坐的这辆车,就是这位司机大哥,用退休金购买的。司机他孤身一人,没有妻子,更没有孩子,这辆车就是他的全部财产。从外表上看他象四十来岁,其实他已经六十多岁了,因为他注重保养和锻炼,所以不显老。


  匆忙过了三四天,一车人谁也没有和司机说过话,也没有什么交际。司机常默不作声用审视的眼光,看着我们这群,来来回回上车下车的游客。


  那天中午,因我对购物不感兴趣,就提前回到车上,车上已有几个和我一样心态的男人,坐在车上闲聊。司机一边握合着钳型握力器,一边慢慢的从车前头向后走来,仔细检查车厢内况。一直走到后头,没发现异样,卫生也保持很好,脸上露出愉悦表情。他们几个看到司机脸色阴转阳,也试探着和司机闲聊一下,用手指着问司机,手里是什么东西。司机热情的把握力器递到他们手里,让他们也握一握。他们几个人有的握动一点,有的一点也握不动,司机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因年纪大了,怕肌肉萎缩,平时适当锻炼一下身体,这种握力器我也使用过。今遇这种情况,心想不能叫这个司机瞧不起我们这班子人,就示意我来试试。司机满面笑容的把握力器递给我,我用力一握,把握力器握合到位了。司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我把手掌亮给司机看,又反复握合了几下。司机的怀疑打消了,露出欣喜的微笑,又友好的伸手和我握手。我握着司机骨感有力的手,突发奇想的和他掰一下手腕,就向他示意,司机爽快的接受了。


  比赛开始,司机握住我的手凶猛发力,我尽力顶住他的进攻,尽量保持小臂竖直。自想到这事是我挑起的,这是在司机的国家,又是在司机的私车上,他又给我们服务了几天,难得今天他有个好心情,需要礼貌一下。我就把手臂后仰一点,显出弱势。司机更加用力,脸都憋红了,我坚挺住,司机始终没有掰倒我。我趁司机稍一松懈,猛一发力,把他手臂摁倒。


  司机不服气,还要再掰,这次我直接发力,将他手臂摁倒。二局全胜,司机认输了,友好的再次和我握手,面带笑容的对我竖起大拇指,又拍了拍我的臂膀走了。


  在以后的三天里,每当我走到司机位置旁的车门,上下车时,司机都友好的向我点头微笑,我也回敬他一个微笑。


  时间一忽而过,我们的旅游行程结束了,韩国旅行社把我们送到码头。司机主动下车,要帮我提旅行包,还送到检票口。


  过了检票口,又过了安检后,回头一望,司机还站在原地没动,深情的望着我,我向他摆了摆手,司机双手一合,行了个中式抱拳礼。


  我们领队看到这个情景问道:“你和这个司机什么关糸?”


  我一时想不起来怎样形容,随口应答说:“是战友”


  领队惊奇的望着我问:“你来韩国当过兵?”


  我说:“没有。”


  领队又问:“他到中国当过兵?”


  我回答:“不知道。”


  领队说:“哪你们怎么是战友的?”


  我把这几天发生在我俩之间的事,给领队叙说一遍。


  领队感慨的说:“应该用战友相称,你们是真正的战友。”


  

战友

  去年冬天,我们一群六十多岁的退休老人,组团到韩国旅游。接待我们的韩国旅行社,派了一

战友雅集有感

战友雅集有感战友兄弟聚彭城,四十年后喜相逢;谈今叙旧不眠夜,返老还童醉春风。皮旅军营渡

我爱我的战友

我爱我的战友几年的军旅生涯,为我人生的征程,加满了足足的一箱油。我求过学、任过教、三

老战友忆

老战友忆开启对老战友的回忆脑海荡漾情深意切的沉思从五湖四海走进军营里在青春岁月为

上一篇:等一封信 下一篇:睢宁小城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