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琴韵

时间: 2020-10-16 09:23:31

  豫北叙事曲


  那是一个遥远的秋霜之夜,在豫北一座简陋的窑洞里,我第一次认识了你。


  透过月光如水的洞窗,凝看你似大雁翅膀翩翩跳跃的音符,感受你用深邃绵长的乐律,将所有的呐喊拧成天籁般的神韵;抚弄这把无弦的古琴,意识到你在涌动春秋的变迁中,要讲述一个悠远而浪漫的故事。


  你是现代民族音乐一代宗师,挥洒着一支天才的画笔,在描绘一幅气象万千的风云变幻图,有无眠秋夜的敲窗冷雨,有春风拂面的依依杨柳,有长河日落里种下的苦丁,有嵩山峡谷中捧出的圆月。这些无法想象的细节,连敏锐得能聆听春花秋月疼痛的诗人都难以感悟,你是凭着怎样的穿透力,把它们如此细腻地捕捉?


  沿着南胡之琴的古道,我体味到了一种情感和力量,有如泣如诉的情愫,有难分难舍的缠绵,有和风细雨的温柔,有千军万马的激昂。大师,你头脑的丝弦中拨动了哪根思念之情,把一种里程碑式的记忆写进历史,凝成了神圣的民乐之魂!


  从此以后,只要触摸琴弦,我便与你对视,就会隐约地看到一种极为美妙极为圣洁的云彩在飘拂。这透明的云彩以一种最温柔、最体贴的方式,悄悄地包围我,抚摸我幼稚的神经,化解我原始的疼痛和忧伤。我沉浸在你美妙无比的音乐中渐渐迷失自己,忘却曾经咽下的酸涩青果,放飞我纯真不醒的梦想。


  就这样,我在异乡的古琴中,把家园的笑貌和湘女的清音,谱写成魂牵梦萦的故乡,而那一曲长长的相思,已经化作一栋真实的老屋了。


  江河水


  也许一江春水给了人们太多的忧愁,把二弦琴也奏成了东逝的江河水。一束马尾与两根琴弦的颤抖,把二弦之间的水道,凝成涛声依旧的绝唱,染成无数回味之景。


  你从雪山的古典里走来,飘荡着激越而苍凉的神韵。那经久不息的吼声,像在呼唤岸边展览千年的神女,把太多的悲欢离合,化成一种永恒的渴望。


  我来到当年挥泪惜别的岸边,重温你缠绵欲绝的音律,心中有一种若隐若现的隐痛。手指与弓弦的滑跃,流淌着孟女的呼唤,传递着长城的分量。此刻,我的目光和心灵,被江河之水浸泡成一朵细小的浪花,沿着这条笔陡的水岸直泻而下。


  很想与智者畅谈啊,应该怎样翻越这一脉高山?可清冷的驿站里,不知道陌生的主人会不会为不期而遇的客人修复摔碎了的伯牙琴?很想与仁者交心啊,应该怎样漂过这一江春水?但久违的客船中,不知道这张优惠的船票能不能对远道而来的路人换回一管长箫?


  江河之水,我是你幽怨的丝弦中哪一个忧郁的传说?我是你沧桑的音符中哪一段深情的乐章?我是你哪一朵浪花与泥土拌成的生死苦恋?我是你哪一曲倾诉与呐喊铸成的天落悲歌?


  江河之水,世界因你而无法平静。


  睡莲


  夏夜如幕,蛙鼓如琴,奏起你生命的序曲。你枕一席宁静碧波,披一身溶溶月光,在羞羞答答中悄悄地开放。


  没有无谓的噪音,没有耀眼的浮光,只有清风阵阵,星稀月朗。静影沉璧的水面,那一株睡莲,抖动冰清玉洁的睫毛,舒卷微醉微醒的双眸,开放成一朵寂寞的“睡美人”。


  在依依恋恋的缱绻中,听得到你低吟浅唱,闻得到你悠悠暗香。你把一半倩姿放飞在红尘中,把另一半灵秀沉潜于碧水下,是为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清醒时放出光华,沉醉中看淡人生,这就是你千年不变的心事吗?


  多少个这样的日子,我凝视着你的柔姿,欲把我一生的思念,融入你纯洁清雅的芳心。但我没有画家巧夺天工的手艺,难以勾勒你“出淤泥而不染”的神韵;也没有诗人出神入化的椽笔,无法描绘你“濯清涟而不妖”的心灵。


  只有这如天籁之音的名曲,将我孤寂的灵魂惊醒。像一滴飘然而下的清泪,敲响彻骨的晨钟暮鼓;如一潭清幽深邃的温泉,洗净醉心的沧海桑田。我不知道要用怎样的心灵去谛听,才能明白你的内心与命运?我也不敢用这双笨拙的手来碰触无言的琴弦,生怕惊醒了一池幽幽莲梦。


  睡莲,你的美丽,深深地倾倒了我,那一低头的温柔,那不胜凉风的娇羞,像是秋千架下“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的羞涩少女,又像是我“窈宨淑女,君子好逑”的初恋情人!


  睡莲,你的情怀,深深地感染了我,我愿醺醉在你无声的韵律里,清醒地怒放着悠香,却永远沉睡在甜美的梦中。

二胡琴韵

  豫北叙事曲  那是一个遥远的秋霜之夜,在豫北一座简陋的窑洞里,我第一次认识了你。

上一篇:捕苏雀儿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