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苏雀儿

时间: 2020-10-16 09:23:30

  我生长在北国边陲的北大荒,童年时的乐趣很多,捕鸟儿就是其中之一。酷暑的夏季,茂密葱绿树林中,用弹弓击鸟;清水盈盈的沟边,用铁夹夹鸟;芳草绿野中,用马尾丝套鸟;还经常上房揭瓦掏幼鸟、取鸟蛋……尤其寒冷冬季,用滚笼捕捉苏雀儿的情景,如同唱熟的儿歌,时而萦绕心际。


  苏雀儿,是东北人的称呼。为啥叫苏雀儿?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是从苏联飞过来的,因而称苏雀儿,另一种解释是此鸟愿意吃“苏子”(一种植物,籽可以榨食用油),所以称苏雀儿。百度上查找,方知苏雀儿的学名叫朱顶雀,是鸟类中“最傻”的,主要生长在北极地区、俄罗斯、日本、朝鲜及中国东北、华北、华东地区。


  苏雀儿属候鸟类,每年的寒露到立冬时间,是苏雀儿最多的季节。广袤无垠的北大荒,白雪茫茫,田野、村边、场院、树林随处可见他们雀跃的身影。“将将……当当……嘟嘟……”在冰天雪地中,欢快地鸣叫着,给银装素裹的黑土地,增添了盎然生机和美妙音符。童年上学前,在自家门前柴草垛上,插根树枝,将鸟笼放在旁边。星期天则约上伙伴,把自己武装得严严实实,拎着鸟笼,到连队西侧不远的树林里,把鸟笼挂在玉树银花的树枝上,同伙伴们躲在不远处观察。随着“鸟油子”(鸟引子)的呼唤,片刻工夫,便将周围、空中飞行的苏雀儿吸引过来。眨眼间,招来的鸟儿便成笼中之鸟。


  苏雀儿即是观赏鸟,也是鸣鸟。体型酷似麻雀,但黄嘴红顶,惹人喜爱。圆圆的黑眼眼,不紧不慢的转来转去,显得温顺、优美。有时突然抖动全身,羽毛便膨胀起来。雄性鸟儿的胸脯布满粉红色鳞斑,雌雄性的叫声相同,清脆、婉转、悠扬,在隆冬的季节里,那些娇贵的候鸟惧怕寒冷,拍拍翅膀远走高飞了。而苏雀儿却迎着严寒而来,欢快歌唱,仿佛在呼唤春天快些到来。


  捉苏雀儿,首先要准备滚笼。鸟笼是用高粱秸秆和蒿子秆扎成的,有方形的、长形的、圆形的,形状不一,但功能是一致的。在东北地区,滚笼较多,也有个别使用扣笼。滚笼与扣笼区别是捕捉的机关不同,滚笼是靠翻滚的幡做捕捉机关,而扣笼是根横棍做机关。当苏雀儿经不起幡上谷穗、苏子诱惑落在幡上时,便被翻进鸟笼。扣笼落在横棍上,欲啄美食时,便被扣在笼里。我们童年时,多数使用滚笼,滚笼可以连续工作,自动翻滚。而扣笼则做不到,扣完鸟后,必须要再次将横棍支起。


  苏雀儿美丽,善良,朴实,似乎还通人性。把它捕捉回来后,可放在鸟笼里,有时放在窗户的夹层里,也有的放在屋子里。她不乱飞,也不乱撞,白天在所属的空间里飞翔,自行觅食、饮水,晚上灯熄,她也懂事地进入梦乡,待她熟悉环境后,便和你是朋友了。苏雀儿特喜欢吃葵花瓜子,你剥些瓜子放在手上,她会欢快地落在你手上,毫无拘束高兴地吃瓜籽,每吃一粒,都会点头鞠躬,口里还不停地啼鸣致谢!此情此景,充满了诗情画意和人与鸟类的温馨和谐。


  童年时的快乐,掺杂着无知行为。捉到苏雀儿后,除观赏外,多数都成了口中的美餐,或煮、或烤、或烧、或炸,捕捉苏雀多时,还用其肉包饺子。那时家庭人口多,生活清贫,一年四季,小孩子的嘴里也沾不着几回肉腥,能吃上美味鲜口的鸟肉,也算是幸福的野餐。而今回忆起捕捉观赏苏雀的美妙,仍在脑海闪现,但残忍屠宰苏鸟的情景,也历历在目。苏雀唧唧哀求悲惨之声,不时在耳边回响。心中不由地对孩童时“祸害”苏雀的愚昧行为而深深地悔恨。自己伤害的何止是一只鸟?她是一个可爱的精灵,一只跳动的生命;她是一个家庭,她是维护生态平衡的天使;更是人类共同生存的食物链!


  现在的冬季与童年时冬季相比,不知是大自然变换,还是人为生态的破坏,冬季已明显不如童年时冷了,苏雀儿的数量也没有童年时多了,已很难看到成群结队的苏雀儿。偶尔看到也是零星的几只,叫声也不悦耳了,她们显得那么孤独和无奈,空旷的大自然,也宁静冷寂多了。


  童年,快乐的童年!我多么希望再回童年,不再无知,不再愚昧,不再任意捕宰可爱的鸟儿,让她们在蓝天白云下自由翱翔,给旖旎的北国带来美丽的欢歌!

捕苏雀儿

  我生长在北国边陲的北大荒,童年时的乐趣很多,捕鸟儿就是其中之一。酷暑的夏季,茂密葱

上一篇:人生这个圈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