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印记

时间: 2020-10-13 09:41:52

  闲暇时再读《呼兰河传》,依然被作者清丽质朴的文字深深打动的同时,忆起故乡童年的过往。


  故乡亳州,旧时称作亳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


  小城东关的州东街,有座老宅,是曾祖父留下的,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记忆里,老宅院子很大,土坯围墙。园子的围墙上爬满了丝瓜秧和眉豆,黄灿灿的丝瓜花和紫色的眉豆花招蜂引蝶,争奇斗艳,十分好看。


  院落的北边坐落着三间堂屋,一间略小西屋作厨房之用。院门左手边不大空地摆了张石板桌,堂屋东边是妈妈的小菜园。


  夏天到了,园子里热闹起来。妈妈种的黄瓜,番茄,辣椒可着劲地长,一天一个样。


  早上往往会在清脆的鸟叫声和街上小贩们的叫卖声中醒来。“五香面蚕豆,又面又香。一毛钱四两,两毛五一斤”。卖蚕豆的白胡子老头,吆喝声向陈年老酒一样绵长有味。他的蚕豆可能是我儿时记忆中最好吃的美食了。


  小时候特别喜欢吃番茄,常常偷偷跑进园里看看哪棵番茄开花,哪棵番茄结果了,快成熟的时候去得更勤了。一天天,番茄由小变大,由青变红,期待的心充满明媚。红沙瓤的番茄酸酸甜甜,好吃极了。


  三伏天的时候,大人们就把床搬到院子里。我们睡在葡萄架下,沐浴在月光之中,听奶奶给我们讲故事,我们也会慢慢地在故事中睡去。


  夜深了,院落的边上传来蛐蛐的叫声唱喝着我们睡梦中的呓语。


  夏天,爸爸会带我们去街边的后坑捉小鱼虾。说是后坑,其实是一片很大很大的河塘。就在老宅的对面,不知为啥唤作“坑”?


  河水很清,水草依依。


  捉鱼的工具十分简单。一个罐头瓶,瓶里装上一点碎馍馍,瓶口系上一根长长的细绳子,放进水里。不大一会儿,顺手一提,瓶子里就有许多条小鱼游来游去。还有就是我们随手用纱布做的粗简的小网兜同样也能逮到小鱼小虾。无论鱼儿大小多少,我们都会开心得要命,单纯且知足……


  院落里散落着几棵泡桐树,花椒树和枣树。


  每到枣子成熟的时候,我和弟弟就会爬上树去,专挑红透的枣子吃。姐姐文静,妹妹年纪小,她俩心怯,想吃枣子就得给我和弟弟说好话。


  妹妹和姐姐仰着脑袋,伸着手指头指挥着我和弟弟。


  “那边,那边,嗨,这颗枣子更大。”


  每当枣子落地,摘枣子和捡枣子的,树上的和树下的,欢声一片。


  惊飞了看热闹的小麻雀。


  妈妈喜欢种菜,也喜欢养花。


  院落里种满了太阳花,大丽花,菊花。太阳花娇小,喜阳光,越是太阳毒辣,开得越欢。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秋天到了,大家围坐石板桌前,吃着奶奶制作的月饼,喝着自家的米酒,赏月赏花赏秋香。


  乐矣。


  老宅里居住着我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姐姐、弟弟、妹妹和我,一家八口,三世同堂。日子清贫,过得倒也其乐融融。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弹指间,离开故乡已经三十多年了。


  老宅也早已不在。记忆中的州东街,已成了气氛浓郁的商业街。


  老邻居一个个离去,新邻居个个陌生。“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在外生活几十年,好像自己已成了故乡的异客了,难免会心生时光不再的些许伤感。


  不过,树高万丈,叶落归根。无论身居何处,年龄几许,只要漂泊在外,谁的心中没有一条属于自己的“呼兰河”呢?

童年印记

  闲暇时再读《呼兰河传》,依然被作者清丽质朴的文字深深打动的同时,忆起故乡童年的过

上一篇:桃花公园记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热点散文网为大家带来最全的各类散文集,各类优美散文!